为什么要学中医?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

Date: 
Tuesday, December 11, 2018
Author: 
互联网

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学习中医?这是一个发人深思的话题。有人说,学习中医是一种爱好;有人说,学习中医是一个饭碗;也有人说学习中医是一种事业。

中医究竟是事业还是饭碗?在我看来,学中医是事业,是信仰!

从华佗、扁鹊、李时珍、张仲景等再到蒲辅周、焦树德、李可、邓铁涛等著名中医学家,中医一直在传承中,但到了我们这一代,中医越来越西化了,中医文化岌岌可危。

有人信西医不信中医,认为中医是骗人的,有一些人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好多人去找中医看病,因为中药疗程慢、病没被治好、或遇到不好的医生等原因,从此也就对中医失望了,因为在这个时代,有庸医当然也有名医,每个行业都有那么些人不具备良好的专业知识及责任意识,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我们应始终相信中医,现在好多中医爱好者都在为中医事业默默奉献着。

延伸阅读:

我们为什么要学中医?

我们究竟为什么要学习中医?有人说是为了挣钱,有人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所以去找一些所谓的长生不老之术,或者得了病却不能正视现实、去寻找一些所谓的捷径、偏方。这明显给那些打着中医名义的骗子有了可乘之机。只因如此,也坏了中医的名声。其实这些想法也无可厚非。

但更深层面看,学医是对医道的追求。古人习医,其终极的理想就是儒家的仁徳与兼济,佛家的行善与救渡,道家的长生与修道,“窥天地之奥而达造化之极”。总体而言,都是一个证道的过程。那么过程必然是充满艰辛,也充满愉悦的。

首先,中医是一门天人之学,是涉及到宇宙时空的一门大学问。

中医注重整体观和运动观,诊察病人的时候,目光并不限于局部,而是要把人放到自然这个大环境来考量,天文、地理、气候,无所不包。学中医愈深入,愈会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儿童对浩瀚无边的宇宙充满好奇,而中医便有足够而博大精深的天人之学来吸引孩子们去学。

其次,中医也是一门仁德之学。“不为良相,当为良医。”行医就是修道,行医就是证道。每次诊病的过程,都是悟道的过程,在体察天地的规律,把握那些瞬间的灵感。所以中医看病的过程是令人愉悦的。而每治好一个病人,其中的喜悦更是不言而喻。故学中医容易令人痴迷,因为你在追求道。学中医还需有德。《大医精诚》篇:凡大医疗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如没有仁德之心的人,恐怕很难做到。

最后,学习中医就是学习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中医所提倡的是身心灵一体的治疗观。一个健康的身体,不但需要生物学意义上的健康,更需要有平和的性格和健全的灵魂。比如,中医给人把脉,是以“一息脉几至”来判断你的健康状况。就是说用一呼一吸之间脉搏跳动几下来判断,还有其中的“沉、浮、涩、滑”等。如果你整个人没有完全的静下来,是很难体察到这些细微的变化的。

学中医不仅仅是学习一门技术,如果让你的孩子,让你的家人学习了中医,就是学习了一种体察自然的方法,更是塑造一种优秀的品格和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这里,分享一篇梁冬先生的文章:《我为什么想学中医?》,节选自《处处见生机》——

我真正萌生想学中医的念头,要感谢我的前女友。

我以前看中医,觉得没那么有效。我眼中大部分中医似乎都是或有或无的骗子。

直到2004年,有一回我前女友病了,她得了风寒,挂了很多天点滴,一直没有好。病的原因,是她与我各自的业力所致,主要责任可能在我。于是她就不停地生气,内因、外缘和合之后就产生了病。

正好李可老先生和刘力红老师到广州来,我就拉着我前女友去吃午饭。我印象很深,那天吃的是斋饭,我前女友坐中间,两位先生各自把了脉。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默默点了一下头,又换了一只手各自把脉。两人就一起开了一个方子。

据现场其他人士回忆,当时充满了叶问时代的江湖神秘气息,而我也脑补了《将军令》中的片段。没想到,那个方子两点钟吃下去,四点钟她就活蹦乱跳,好像没事儿人一样。

这件事让我很震撼,改变了我对中医的观念。

补充一句,这位前女友之所以成为我的前女友,是因为她不幸地成为了我的现妻。

作为一个传媒人、文化人,我当年是把中医作为一个文学事业来看待的。但后来碰到李可老先生,我发现中医不是这么简单。

李可老先生治病很有效,这与他的思考方式有关。

我有一位大学的学姐得了红斑狼疮,当时我也不认识别的中医,就让她去找李老。与此同时,我们学校还有另外一位老师的太太也得了红斑狼疮,她是用激素治疗的,产生了很多副作用。而我的学姐,用李老纯中医的方法治疗得非常好,好到完全恢复了之后,还生了一个特别好的孩子。

有一年,李老到广州讲学,我的学姐还带着她健壮的儿子,“啪”的一声跪在师父面前连磕三个响头。当时我在想,如果他向我这样磕头的话,我应该回拜还是淡定地说“免礼平身”?当然,后来的结果再一次证明,大部分时候我们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这件事情也让我产生了一个强烈的信心。“信心”这个东西还是要有证,需要有人演给你看。所以,我就跟李老说,我想拜师学医。

五年之后师父才肯收我。他其实也知道,我很难成为一个大夫,成为兽医也很不可能(补充一下,李老开始没有行医资格证,只是给牛啊什么的看看病)。

一个没有任何医学基础的人,要学医是很困难的。

我没读过《黄帝内经》,没读过《伤寒杂病论》,也没读过《本草纲目》,所以就没有办法深入地提问,但是师父又很喜欢我,给我很多时间,让我去问一些很低级的、很门外汉的问题。

一个年轻人刚学能问什么呢?

我只能问:什么是阴阳?什么是病?

李老说了一句话,当时我没听懂,后来慢慢我懂了。

李老说:一切病都是阳气不足。

我觉得这么说很有意思,就接着问:“阳气不足,那阴气在哪儿呢?”他说:“没有阴气不足,就是阳气不足。”

没有阴虚,只有阳虚。我觉得这个观点很挑战我的逻辑和常识——既然是阴阳互根,既然是阴阳平衡,怎么会没有阴呢?

后来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李老所说的阳气和我们平常所说的阴阳的阳不一样。这个阳气是什么呢?其实是指元气或生机之气。

中国的汉字有一个特点:一个字代表很多意思,一个意思又有很多的字眼去形容它。“阳”里又有阴阳,“阴”里又有阴阳,然后还有五行。说“元神”,一会儿这么说,一会儿那么说;一会儿是“无”,一会儿又是“空”。

同一个东西有很多的名词,同一个字眼有很多的意思。

这种中国文化不定性、不定量的特点,以前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弊端。后来发现不见得,它可能是一种优势,或者可能是我们聪明的祖先刻意为之。

借由这种非单向一对一的概念名称的对应,帮助我们建立一种散点透视的能力。就像无影灯一样,各种角度照,照完之后就没有影子了。

再后来,我读《金刚经》的时候,读到“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顿觉浑身毛孔倒立,原来古代聪明的人是一样的(聪明的人都有一样的聪明,愚蠢的人各有各的愚蠢)。

总之,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学医,是从没有阴阳开始的。只有阳气,而这个阳气换一个词更合适一点,叫元气即“炁”[qì]。

那么元气是什么呢?我就开始慢慢地去寻找答案

有一天,刘力红老师讲了一句话,让我开了窍,我记得是他在“扶阳论坛”上讲的。他说:什么叫阳?其实阳就是热量。那么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东西叫冷呢?其实是没有冷的,只有热不足,当你热能不足的时候,就显得冷。

▲刘力红

而热是什么?学过基础物理学的人都知道,它是一个对物质进行加热,使固体转化成液体或者使液体转化为气体的过程当中,也就是熔化或汽化所吸收的玩意儿,我们通常称之为热能。

但是你说有没有冷能呢?没有冷能这种东西的。当你需要五十度的热,而只有三十五度的热的时候,它是冷了十五度,这只是一个概念上的冷了十五度,但并不存在着十五度的冷,只有十五度热的不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个世界没有冷,只有热不足;这个世界没有冷,只有热不足;这个世界没有冷,只有热不足。

这个事情很有意思,它颠覆了我的很多观念。尤其是在学习阴阳概念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深陷其中。

李老又跟我讲,

他说哪儿有病,就是哪儿阳气不足

2004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加入百度。后来从百度出来以后,我又去山西跟李老近距离地接触,主要就是陪他打麻将。

师父对我真是太好了,每次都拿出他的中华烟给我抽,还说补肺气。其实我观察,抽烟还是有害健康的。但烟这玩意儿,有如婚姻,都有害健康。所以我建议,如果你没开始就别开始,开始了就不要随便断。

李老跟我讲,他说哪儿有病,就是哪儿阳气不足。我那个时候还是没懂,后来知道之后,就把这个阳气用元气来指代。

那元气是什么呢?好像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开始的一种流动的状态。比如说心脏,它怎么会一直跳动呢?我们知道,心脏中的心肌细胞有两种类型。

大多数为普通心肌细胞,在受到刺激以后,它们将发生收缩,刺激消失以后则又舒张开来,这样的一次收缩和一次舒张合起来,便组合成了心脏的一次跳动。

另一些细胞为特殊心肌细胞,它们能够按自身固有的规律,即自律性,不断地产生心电信号,并传导给普通心肌细胞,对其进行刺激,使之收缩舒张。

所以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一有生命,它就开始跳,直到生命终了,它一停,不跳了,这个东西就没了。

但是这个东西很微弱。“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尚书·大禹谟》),这里的“人心”指的是后天的人心,后天人的分别心;“道心”是先天之心,是天心,它在人体内很微小,它怎么样才能变成澎湃的势能呢?这个事情就变得很有趣了。

心念一动,震动十方

看足球比赛,观众席上的人浪是怎么来的呢?

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人,说“我来搞一个”,举一下手,旁边两个人举一下,刚开始没有几个人参与,结果卷着卷着就越卷越大,越卷越大。

很多人觉得其实举人浪很二,但是当你在巨大的体育场里面,那个浪卷过来的时候,你几乎是不可能选择放弃的,你也跟着一起起来了。当你举完之后,你旁边的那个人也就必须要跟着来了,这叫“势”。

势已形成,它是由一个很小的点,慢慢地借由叠加效应,最后形成一种惯性和势能。

这个惯性是怎么来的呢?我们可以说它是一个压力差。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基于一个很微弱的能量,哪怕是一个念头带来的能量。我们的念头会产生很多很奇妙的改变,比如说我们可以随手做个身心灵实验。找一块怀表,用手提着,手不动,但心里想着它动,看着它,它就会动起来的。

当我们有了一个意识,开始产生一个意识夹角,开始有一个念头,借由对偶然事件的关联,借由一件一件事情的惯性因果的碰撞,它会形成一种势能。

这个势能就会形成一种动态,这个动态就会形成一种压差,结果压差在旋转的过程当中就建立起了一种周而复始的东西。如果它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里面,我们就看到了生命。所以李老总说“一炁周流”,听着让人泪流满面。

所谓生病,就是元气消耗的过程

而所谓的生病就是这一股元气耗散的过程,这个元气做的事情就是聚。

有一次李老跟我说,很多人都说附子的功能是刺激肾,让肾脏气血周流。他说据我这么多年的观察,我认为附子还有一个功能。因为阳气并不是没有,而是散了,它是散落在各个地方,没有为你所用。

而附子有一种作用,就是把散落在身体四周的阳气聚在一起,然后摧枯拉朽地去推动气脉的畅通。他说附子不是产生热能,而是汇聚热能的一味药。

最近随着自己的年龄步入四十岁,我对此更有体会。当初,尧传位给舜的时候讲了十六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我认为它讲的就是生命力的秘密。

道心是指你把你的意愿与宇宙的能量进行对接之后所找到的很微弱的东西。人心和道心都是非常微妙的,但是你总能找到一个核心点,那个核心点就是他们交界的位置,叫做允执厥中。

那个东西就是生命的最微弱的动能,把这个微弱的生命动能护持好,在它的生发阶段保护它,让它发扬光大,到一定程度对它进行收藏,到冬天的时候拿泥土把它封住,护住它挺过这个冬天,到了下一个春天再生发,这就是“一炁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