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希林|来世相遇我仍会爱上他,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Date: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18
Author: 
大鱼

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即便是旁人难以理解的爱情,她也会死磕到底。她恣肆地活了一辈子,从生命起始一直酷到结尾。她用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爱情,自己对死亡的态度,实力诠释了什么是真朋克,真摇滚。

日本最酷的老太太树木希林去世了,享年75岁。

她与世界告别前交出的那部作品,是不久之前上映的《小偷家族》。

电影中,几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边缘人组成了一个临时家庭,有一幕是“一家人”去海边玩,树木希林扮演的老奶奶望着沙滩上这些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时,轻轻说了一句“谢谢你们了”。

这个画面让许多观众泪目。

有些告别是你预料到即将要发生的,却只能对自己说。

其实树木希林能拍完《小偷家族》,在外界眼中已经算是奇迹了。

早在十几年前,她就开始和各种病痛做斗争,为自己寻求活下去的机会。

她的左眼曾因视网膜剥离而导致失明,当时医生给出过治疗方案,但树木并没有接受治疗。

在接受《知日》杂志采访时被问到当时为什么要拒绝治疗,树木说道:

“我已经看了太多东西,甚至是很多不应该看的东西,比如说,人的阴暗面,自己的阴暗面。自己的阴暗面是不得不面对的,但外部世界的阴暗面,我觉得没有必要去看了,年纪也大了。”

2005年,她被查出罹患乳癌,右乳全部摘除。但是没过几年,癌细胞就扩散至全身,包括肠、肾上腺、脊椎等共计20多处。

2013年,树木希林凭借《记我的母亲》获得第36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因为日本电影学院奖素来都有本年度最佳女主需担任来年颁奖典礼司仪的传统,于是树木希林发表获奖感言时调侃道:“获得这个奖明年就不得不来做司仪了……”

逗得全场大笑。

但接下来,她的一番话却让现场陷入了沉默。

她说:“医生说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明年的工作安排我可不敢保证了。”

可事实上,患病这些年,树木希林一直在坚持工作。

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她还接连拍了三部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冲田修一)、《小偷家族》(是枝裕和)和《每天都是好日子》(大森立嗣)。

曾有记者问她,为什么总能看到你息影的消息却又总是在大银幕上看到你,树木还开起玩笑:“我老说自己快死了却还活着,这还真是死亡诈欺呢。”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剧照

这个从20几岁就开始演“老太太”的女演员,在日本影坛闯荡了57年,演过各类题材,拿过不少奖项,凭借独树一帜的表演风格,成为全日本最著名的“老太太”。

曾经和她一起演过对手戏或是她期待演对手戏的演员,一个一个都老了,甚至不在了,但她却一直顽强地活着。

提到病痛对自己的影响,她说:“病痛对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伤痕,也让人有了重新看待自己的伤痕和身体状况的机会。”

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死,所以并不挣扎。

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她提前拍好遗照,留下遗愿:希望在自己的家中死去。

她不要经纪人,因为不想因病再给别人添麻烦,所有工作内容、流程都自己处理。

她一生特立独行,极少干涉儿女和子孙的生活。

在《知日》的采访中,记者问她对于年轻人有什么样的人生建议?她说:“请不要问我这么难的问题。如果我是年轻人,老年人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听的。”

网友们都称她为“日本最酷的老太太”。

在是枝裕和眼中,树木希林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说自己很久以前就是树木希林的粉丝,她出演的很多出品,他都很喜欢。是枝裕和曾在采访中提到过一件事:

有一次拍摄电影《奇迹》,他邀请树木希林扮演与主角一同生活在鹿儿岛的外婆。

“开机前一天,她邀请我去吃寿司。一落座,她罕见地把剧本摊开,放到桌上,我不由得全身一紧,严阵以待。‘想必导演您心里也很清楚,我觉得大人的镜头多了点。这个故事,大人是背景。大家都是可以用背影表演的演员,不拍面部特写也行。’”

是枝裕和说,“这句话决定了我这次导演电影的基本立场。”

因为树木希林的建议不仅只考虑了她自己的表演,还考虑到电影整体的基调和平衡。他说,“她的即兴表演也绝不是临时想到了才演的。这个夜晚,我重新认识到她的非凡之处。”(采访信息来自《知日》)

《奇迹》剧照

豆瓣有一个话题:“树木希林影像里你最难忘的一幕”。

有一个网友提到了《比海更深》里的画面:她听着邓丽君的日文歌,缓缓地说:

“我啊,都这把岁数了,却从来也不曾爱一个人比海更深。普通人都不会有,可是大家还是快快乐乐的过日子,不不,就是因为没有才能活下去,而且还那么开心。”

可事实上,现实中的树木希林却用一生实践了邓丽君的那句歌词:比海更深,比天更蓝,我已没有办法爱你更多。

树木希林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任丈夫是演员岸田森,这段婚姻仅维持了四年。第二任丈夫是摇滚乐手内田裕也,这段在外人眼里堪称灾难一般的爱情,几乎贯穿了树木希林后半场人生。

二人一见钟情,认识仅五个月后就闪婚了。婚礼没有西装和婚纱,两个人穿着牛仔服在築地本愿寺举行了仪式,这一行为也成为了当时的热门话题。

然而这段婚姻并没有给树木希林带来所谓的“幸福”。期间不断传出内田裕也家暴、出轨等新闻,树木希林还曾向警察救助。

1981年,内田裕也隐瞒太太向当地区役所提交了离婚申请,树木希林发现后起诉丈夫,最终导致此次离婚无效。

后来二人分居长达40多年。无论外界怎么议论,内田裕也做什么——哪怕是入侵住宅勒索未遂被逮捕,树木希林都一直坚持不离婚。

她说“丈夫对我来说是值得感谢的存在。感谢被写作‘有難い’。人为何要出生,那是为了接受各种苦难而变得成熟。”

她一直深爱着这个男人,所以选择与他死磕下去。

直到内田得知妻子罹癌后,夫妻二人才和解。

在做客一档访谈节目时,主持人问树木希林:“其实你是非常喜欢先生内田的吧?”

她说,“不管是什么,他的全部我都喜欢。如果有来世,我有一个重生的机会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时刻警惕自己,不能再与这个人相见。”

而理由竟是:“如果来世再次与他相遇,我仍会爱上他而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树木希林接受采访

内田后来也回应道对妻子的感情:“我当然很喜欢她,她是史上最强的母亲,最强的女演员,最强的妻子,我虽然不会向她下跪,但是我一生都秉承最摇滚的精神,由衷地向她道歉。”

“因为我不会再遇到第二个这样的人,所以我的这一生只能拜托你了。”

鲁豫曾经在《偶遇鲁小胖》中提到过这个爱情故事。

她说:“爱就像生活,丰富,messy,不按牌理出牌,没有道理可讲。和一个并没有那么爱自己的浪子纠缠一生,有意义吗?反正唯一确定的是,当初树木如果选择离开,她会一样痛苦。只是,四十多年的时间,坚持,让一切好像美好了很多。”

就像林忆莲唱的那首歌:“恨不能一夜之间白头。”

鲁豫说,只有白头,才算永恒。

树木希林后来在访谈里说她和丈夫长年的夫妻战争已经结束了。

“我们都病了,也没体力了,我的左眼视网膜剥离都15年了,裕也的眼睛也有问题。然后,我又患了乳癌。从今以后,我们两个老人必须要互相照顾了。”

他们还合作演出拍了结婚情报杂志ZEXY的电视广告。广告的主题是“和我一起慢慢变老”。短片中,夫妇二人身着和服,一起讨论着结婚的好处是什么。

树木问:“结婚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啊?”

内田答道:“ROCK & ROLL!”

这份旁人难以理解的爱,陪伴树木希林度过整个余生。

她用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爱情,自己对死亡的态度,实力诠释了什么是真朋克,真摇滚。

她恣肆地活了一辈子,从生命起始一直酷到结尾。

当别人问她:“如果人生再重来一次,您会选择怎样的人生呢?”她的答案是:“我不想再出生一次。我觉得人生很充实了。”

她曾参演过宝岛社的一条广告,在那条广告里她说:

“如果人死后会成为宇宙的灰尘,至少要变成一颗美丽且发亮着飞舞的尘埃。那个,是我最后的欲望。”

这样的一生,已经足够飞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