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照顾重病妻子,他居然辞去名牌大学校长:这是我一生,最容易做的决定…

Date: 
Saturday, August 1, 2020
Author: 
互联网

杭州杀妻案”的阴霾还未散去。

朋友圈里,包括在网上也看到很多人在说:“我的心碎了,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诚然,爱情就是一种迎向他者的冒险。更何况是婚姻呢?

而这种“冒险”就在于——你相信对方爱你,会过于伤你。

可在现实中,其实我们不难发现,这份“信任”是极其脆弱和意外的,甚至是根本不在“我”的掌控中的。

信任会失控,爱情会决堤,婚姻会溃裂……就像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说,新人结婚时,不应该承诺: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至死陪伴。

而应该把手放在《进化心理学》和《自私的基因》这两本书上说:“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说到底,爱情和婚姻大概会是人类社会,永存的一道谜题。

可这关乎承诺、信任和爱的谜题,就真的无解了嘛?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哥伦比亚国际大学前校长麦肯金

1990年,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校长麦肯金McQuilkin在全体师生面前,做了一个辞职演讲,他说:“我这一生,面临重大问题要做决定时,还从来没有觉得过程很容易。可是,我今天要做的决定,是最简单,最清楚的决定之一。”

那年他56岁,原本每天都有接不完的演讲邀约和事务安排。

可他却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难以理解的决定:辞去自己校长的职务,开始学习做饭,洗衣,照顾家庭和护理的工作,全时间照顾自己患上阿兹海默症的妻子穆里尔Muriel。

在麦肯金走出这一步前,很多朋友包括牧者也曾劝他,为基督和神国度的缘故,不该停止传道的事工,把妻子送进疗养院不也很好嘛?

麦肯金反问道:“那里会有人爱她吗?会有人像我一样爱她吗?

由于此前在疗养院的长廊里,看到过太多表情空洞、呆滞,余生像是只剩下“等死”的人,麦肯金实在不忍独留妻子一人。

所以他说,这样做,不仅是因为曾在婚礼上承诺,不管是生病还是健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更像是神设计了这样的环境,让他并没费多大劲就做出了这一决定:“她为我付出了40年,所以就算我照顾她40年,我仍然亏欠她。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照顾她,不是我不得已这样做,而是我非常爱她……”

麦肯金和穆里尔结婚照

其实他的妻子穆里尔生病前,本是一名电台主持人、演讲家、儿童木偶剧表演者。风趣幽默,又极富想象力。

然而阿兹海默症的意外降临,不仅夺走了她的语言、思维,甚至还夺走了她独立生活的能力。

曾有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当致命的疾病时,七到九成的男人,会选择离开他的妻子。

麦肯金虽然恳切祈求上帝,在妻子的身上行一个神迹。但他也定意:“如果祂选择不这样做,那就求神在我身上显出祂的奇妙作为。”

随着阿兹海默症的加重,在照顾妻子期间,麦肯金也经历一点一点失去妻子的“痛感”。这一过程,难免会有失落、困顿的时刻。

在一次帮妻子清理污秽物的时候,由于妻子“帮倒忙”,他还打了一下妻子的小腿。这一下并不重,但显然把两人都吓住了。

结婚44年,他从来没有动过手,想到如今的光景,麦肯金开始啜泣不止,痛悔着向妻子和上帝寻求饶恕。

可即便如此,麦肯金却发现,当两人变得越来越依赖时,彼此的爱就变得更加深入心底,乃至这爱,成为一种难以用文字言说的爱。

麦肯金照顾患上“阿兹海默症”的妻子

麦肯金照顾妻子前后共25年,其中更有13年,是辞职在家悉心照料。在那段时间里,他只要看见妻子微笑,就会在门口插一杆旗……

妻子穆里尔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已经不能说话。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为妻子祷告说:“主啊,祢比我更爱茉莉,求祢今晚看顾她。”

第二天,等穆里尔醒来,她叫住麦肯金,轻声喊出了最后几个字:“爱……爱……爱。”

麦肯金立刻走过去抱着她,穆里尔望着丈夫,用手拍了拍他的背,留下一句“我很乖”后便离世了。

现实中,一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道出了无数人的心声,而各类恶性事件的发生,亦是把对婚姻的恐惧推向了高峰。

约翰·派博,D.A.卡森,提姆·凯勒在《维持婚姻的盟约》的座谈会中聊到:“只有高举这盟约,才能超越情感跟浪漫。”

因这盟约也并非是一纸文书,婚姻需要彼此委身,更需要看到这盟约背后,是出于上帝的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