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接种志愿者:陈薇院士是疫苗的第一个接种者

Date: 
Tuesday, March 24, 2020
Author: 
互联网

3月16日20时18分,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

近几日,已有不少志愿者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网友将他们称为“探路者”。有的志愿者说,陈薇院士是第一个接种疫苗的人,这些研发人员才是真正的“探路者”。

“比跑马拉松拿第一更有意义”

36岁的任超在武汉大学保卫部工作,他是参与接种的首期志愿者之一,在3月20日下午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从当天开始,任超和其他志愿者们将在指定的医学观察酒店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

爱跑马拉松的任超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比马拉松比赛获得第一名更有意义。

任超说,往年的这个日子正是最忙的时候。每年的樱花季,他都要在武大的校园里疏导游客,维持秩序。

今年,武大的樱花如期盛开,他走在学校里,几乎见不到人。“我从小就在武汉大学长大,今年樱花季的武汉大学是最冷清的,在我的印象中前所未有。”

10多年前,任超曾在新疆当兵,退役后来到武汉大学,入职保卫部。业余时间,他喜欢跑步,超过2.2公里一圈的武汉大学环山路,平时一跑就是五六圈,多的时候可以跑十来圈。在工作之余,他经常参加马拉松,并且多次跑进3小时。

任超说,看到新闻里不少人来武汉支援抗疫,他内心总有种想要做点事的冲动。“他们这些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我们武汉。我当时就在想,我没有救人的专业技术,但我能做些什么?”

看到招募信息当天就报名了

3月17日,在任超所在的跑步群里,有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关注,“这个信息说,有医疗机构在征集新冠肺炎疫苗的志愿者。”

根据志愿者招募信息,首期志愿者要求武汉地区常住居民,武昌、洪山、东湖风景区户籍居民优先,年龄18-60周岁。志愿者会被分为低剂量组、中剂量组和高剂量组三组,每组36人。经过筛选和体检后,符合要求的志愿者可以接种疫苗。

任超说:“当时我看了一下,发现我每一条要求都符合,于是当天我就报了名。”

3月18日,任超接到电话邀请他去参加体检。“当天我过去的时候,有工作人员给我讲了体检的注意事项,另外跟我解释了一下这次疫苗研制的相关情况,把其中存在的风险、需要接受隔离的情况和对志愿者的保障都告诉了我,并向我表示,在接种疫苗之前,随时可以选择退出这个项目。 ”

3月19日,任超得知自己入选了。“确定入选之后,我就去跟我们领导请假了。领导听后非常支持我,帮我跟人事部门办理了请假的手续。”他说,“领导这几天还给我发了一封慰问信,期待我平平安安回到工作岗位。说的话很短,但我觉得这样直白的几句话,是男人之间最有情谊的嘱托了。”

然而,母亲一开始并不同意任超去做志愿者。

“我跟我妈妈说了之后,她开始是不同意的,一直跟我说一定要想清楚。我跟我妈妈说,我单身,又当过兵,希望这次能够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妈妈其实也很善解人意,最后同意了。”

志愿者得知,陈薇院士第一个接种了疫苗

3月20日下午,任超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接种之前,工作人员还在提醒我,可以选择退出这个项目。说实话,我心里不可能完全不担心,但还是希望能够用我的方式去帮助更多的人,所以决定承担起一个志愿者的责任。”

接种后,任超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到指定的机构接受隔离观察,今天(3月22日)已经是第三天。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每天都要在指定的时间测量体温、检查身体情况,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这几天,我就在房间里看看小说,和朋友聊聊天。这边给我们提供的伙食也很丰盛、很好吃,生活并不无聊。”

等到隔离观察结束的时候,任超最想做的的事情就是吃东西,“比如小龙虾、火锅和我们武汉特色的生烫牛杂。”

不少网友将首期志愿者称为“探路者”,但在任超看来,这个称呼太重了。“其实相比那些在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我们承担的风险太小了。而且,接种的那天我得知,疫苗的研究者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是疫苗的第一个接种者,‘探路者’这个称呼更应该属于陈薇院士和研发疫苗的科研团队。 ”

最年长志愿者:儿子向我表达深深的敬意

家住武汉的老吴,在看到招募疫苗接种志愿者的消息后也报了名。

3月19日,经过两轮的体检测试,他成为第一批志愿者,编号007,是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并带头接种了疫苗。

接种前一天,老吴与学习生物科学专业的儿子谈起了这件事。儿子向老吴表达了深深的敬意,又问他接种疫苗的动机是什么,是害怕感染?还是贪名图利?

老吴笑着回复儿子:“人固有一死,作为一个男人,或多或少需要有一些家国情怀。虽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但能给国家和社会提供一点力所能及和微不足道的作用(帮助),此生无憾。”

完成接种后,老吴和志愿者们在酒店集中隔离观察。餐食由值班医生送至门口,大家不允许下楼活动和相互串门,垃圾也放在房门口由专人统一清理。

第二天,老吴的体温平稳正常,但头微微有些胀痛,后背有两三次放射状疼痛。老吴说,早上虽然吃得很饱,但还是感觉昏沉乏力,或许是抽血过多、连续几晚没休息好的缘故。另外,由于腋下粘有体温传感器,为了防止传感器脱落和配合监控,身体难免产生“排异”和不适。

3月22日,老吴发现,志愿者的队伍扩大了,新加入的女性志愿者明显增多了,微信群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据说明天还会有大批的疫苗接种志愿者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