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难、看病贵,美国人民如何自救?

Date: 
Thursday, December 19, 2019
Author: 
互联网
在美国留学的小伙伴,是不是都有过这样的“至暗时刻”
被天价医疗账单吓到手抖的经历:
千里迢迢也要撑到回国治病的顽强?
令人心酸的是--
生活在全球医疗水平最顶尖的国家,有病,却不敢随便看。
看病难、看病贵,这不仅是留学生的心病,也是全美人民的切肤之痛。
美国人均医疗支出,全球第一高!
因为看不起病,25%的美国人选择放弃治疗,自生自灭!
因为偿还不起医疗贷款而导致的破产超过60%!
预计到2020年,美国医疗总支出将增至3.2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0%。人均医疗支出将增至9990美元,几乎是英国、瑞士等11个高收入国家的两倍。
美国医疗保险支出占GDP比重
当医疗支出急速上升,美国的医疗保障制度却没有跟上。
目前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实现全民医保的国家,仍有超过28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哪怕是有医疗保险,仍有可能因为医疗保险覆盖范围不全而面临天价账单。
高昂的医疗支出以及尚未健全的医疗保险制度,让美国人对看病充满危机感。
根据盖洛普一项民意测验显示,有7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医疗体系“存在重大问题”或“处于危机状态 ”。
美国医疗费涨价速度远超通货膨胀
确实,对于看不起病的人来说,要么自生自灭、要么背上沉重贷款,生病后获得有效的医疗救治反倒成了一种奢望。
面对“病入膏肓”的医疗体系,美国人民是怎么展开自救的?
200万人海外求生
据相关媒体称,每年全球估计有2000万“医疗游客”在世界各地寻求医疗,而美国人就占了10%。
近200万美国民众远赴他国求医问药,便宜是重要原因之一。在其他国家接受相同的医疗诊治,花费可能只有美国的30%~65%。
他们选择在国外接受许多医疗保险不涵盖的项目,比如矫正牙齿、医美,或者治疗慢性疾病,甚至在海外生子。
全球“医疗游客”的消费能力开创出4390亿美金的大市场,旺盛的海外就医需求催生了“医疗旅游中介”的诞生。
洛杉矶的Doctours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帮助病人在全球寻找医生、规划行程、预定机票酒店。病人可以通过Doctours在墨西哥、哥伦比亚、加勒比地区、泰国、迪拜、巴西、德国、哥斯达黎加预定330多种手术治疗。
位于科罗拉多州的North American Specialty Hospital (NASH)医院更进一步,把美国医生飞到墨西哥等地,救治美国病人。
对于远赴海外就医的美国人来说“美国医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他们因为怀疑海外医疗水平而裹足不前是,拿出可以匹配美国医生的招牌,这些“医疗旅游中介”几乎可以百分百拿下客户。
这笔账很容易算,一台膝关节置换手术在美国至少花费3万美金,有时可能是6万或9万美金,但在墨西哥,只要1.2万美金。在美国住院一天平均成本是2000美金,而在墨西哥只要300美金。连同样的医疗器械,两边的收费都大不相同,能相差3倍多。
一名美国病人在墨西哥加勒尼亚医院接受了换膝手术
相比在美国就医的高昂费用,支付给“医疗旅游中介”的费用简直是小菜一碟。
关键是在这场游戏中,美国医生也可以成为既得利益者,在墨西哥做同样的换膝手术医生可以多赚3倍,因为墨西哥的医院系统收费更少也更透明。
医疗众筹,涓滴成流
推特上流行着这样一则笑话:
“人们常常问美国人为啥如此友好,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不多交朋友,等我们生病时没人众筹医药费就死了”。
玩笑背后,透露出了无限心酸。
美国在线众筹的模式始于90年代后期,当时它被当成艺术家从粉丝筹集资金的一种活动。
伴随着互联网带来的庞大的规模效应,所谓的”社交众筹“也开始流行起来,即用户利用亲友间的社交关系筹资资金达成某一目标。
而这个目标在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放在医疗资金的筹集上。
2010年,成立于硅谷的GoFundMe迅速崛起为全球最大的在线众筹平台,其专注于医疗、教育、运动等多个类别的资金筹集,分支机构遍及英国、加拿大18个国家,资金筹集超过50亿美元。
而医疗众筹则是它最大的业务板块,占到总项目数的17%。
据悉,GoFundMe上每年有25万次医疗众筹活动,资金总额超过6.5亿美元,已经为美国人筹集了几十亿美元的医疗费用。
不得不说,GoFundMe堪称“在线医疗筹款活动的领导者”。
事实上,GoFundMe的创始人Damphousse和Ballester最初在2008年创立了“CreateAFund”网站,最初两人的设想是帮助用户支付假期和婚礼费用。
但是到了2009年,他们开始发现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该网站来应对医疗资金危机。
敏锐地抓住社会大势后,两人在2010年对“CreateAFund”的功能进行了大量升级,随后网站改名为GoFundMe,并以医疗众筹为核心同时发展多种众筹业务。
2015 年6 月,风投机构Accel Parners和TCV 以6 亿美元的估值领投了GoFundMe的A 轮融资,跟投方包括Greylock Partners 、ICONIQ Capital 等机构,备足粮草的GoFundMe进入快速发展期。
2018年4月,GoFundMe收购竞争对手第二大众筹平台YouCaring,通过这一并购,GoFundMe拥有了总计来自19个国家的6000万捐助者。
任何事物都是有利有弊,医疗众筹平台在切实帮助病患的同时也难以规避“卖惨”、“诈骗”等负面事件的发生。
为了阻止平台上诈骗案的发生,GoFundMe专门推出GoFraudMe的网站。该网站会贴出疑似诈骗的GoFundMe众筹项目,分析诈骗案例特点,引导用户识别和应对类似案件。
在美国,众筹有时是将要被天价医疗诊费压垮的病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坚持35年的慈善义诊
早晨6点,等待医生的病人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这样的景象经常发生在Remote Area Medical组织慈善义诊的早晨。人们从附近赶来,甚至为了看上医生,早早的在停车场安营扎寨露宿一晚。
医护人员义务出诊,在学校体院馆、停车场、教室置办起简单的医疗设备检查病患身体或进行简单救治。
从1985年开始,Remote Area Medical已经义务救治了78.5万人。他们大部分时候面对着既没有保险也付不起诊费的病人,许多人因为看不起病,小病拖成大病,志愿者们时不时会被一种无力感袭击。
“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尽量做我们能做的。”但大部分时候,他们的帮助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对于治不了的病,他们只能将病人送到医院,进出医院一趟的结果又是一笔还不起的账单。
准备打破改变规则的民间玩家
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摩根大通面对高昂的医疗成本,终于忍不下去了,三家联手成立了Haven,旨在应对不停上涨的医疗成本。
Haven想做的第一步是利用大数据分析医生的医术、成本等因素,建立一个值得信赖的医生网络,然后根据员工的切实需求,为他们推荐合适的就医选择,比如是选择急诊、某个医疗专家、还是远程医疗?
尽量帮助员工规避因为遇见不靠谱的医生而被乱收钱或者治不好病的情况。
甚至,Haven还有可能凭一己之力改变医院的收费方式,比如,按照医疗服务质量付费,而不是按照人头或者他们进行的医疗检测项目收费。
Haven之外,摩根大通今年花5亿美金收购了医疗支付公司InstaMed,未来将帮助Haven建立一套用户友好的支付体系。
亚马逊今年推出了Amazon Care,远程医疗服务平台,帮助用户对接医生,在线问诊、获得处方药方。远程医疗目前被视为能最快降低医疗支出的方式,将近一半的美国人希望线上取代线下医疗。去年亚马逊7.53亿美金收购医药电商PillPack也为今年的一系列行动埋下了伏笔。
生活在这个时代,对许多人来说,看不起病像个笑话,但这样悲惨的笑话却天天在上演。
“数十年来,医院、保险公司、政客和其他利益体将真实的医疗费用隐藏起来,这样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定价,病患对实际情况一无所知。最后,你拿到一张贵的无法置信的账单,一头雾水。”
因此,川普政府准备推行一项政策,强制医院公开与保险公司商定的各项医疗诊费,知道了真实价格的病人可以选择价格最优的医院和医疗方案。
当72%的民众认为社会医疗体系已滑落到“危机边缘”,当天价诊费逼的人们各出奇招来治病,甚至治病成为一种奢望,一场去除医疗体系腐肉的变革就在不远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