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邓颖超的世纪合影,看到最后一张你会掉眼泪

Date: 
Tuesday, January 8, 2019
Author: 
互联网

近日,周总理的侄女,80岁的周秉德老人,在北京卫视的《我是演说家》上,向大家说起了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女士的爱情。

那个年代,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誓言,但牵了手就是一辈子,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今天,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2周年的日子。这个英俊潇洒、位高权重的男人,一辈子忠于自己的婚姻,和结发妻子邓颖超不弃不离,共度一生。数十年后,他们的爱情故事,仍然感动着你我……

1988年4月,中南海西花厅海棠盛开之际,邓颖超睹花思人,写了《从西花厅海棠花忆起》,怀念逝去12年的周恩来。他们在“五四”运动中相识天津,并不是一见钟情,却在一生的相伴中逐渐积淀成深沉的爱。

10年前,《三联生活周刊》曾刊载了《周恩来和那个年代的感情》,文章根据曾经为总理工作服务了21年的赵炜的回忆,深情款款地追述了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真挚深沉的革命爱情……

▲少年时代的周恩来与邓颖超

我们都从教科书上看到过周恩来少年时代就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故事,可你可知道邓颖超在天津读书期间也曾豪情发誓要“振起精神,谋国家之进步”,15岁的她还积极参加了“五四运动”,成为了天津女界爱国统治会的演讲队长。

1919年,周恩来与邓颖超相识于“五四”运动。那一年, 他21岁,而她15岁。

当时他们都在天津读书上学,有意思的是,他们都参加了学校戏剧社,一个男校一个女校,没有异性同学,他两都被选为反串演员,周要扮成女装,而邓穿上长袍马褂当男记者(如上图)。

说到两人相识,当同学指着台上正在演讲的周给邓认识的时候,她只是觉得他人长得真漂亮,可印象还是淡淡的,但是很多年后周回忆起这场相识却说,他一直记得当初第一个登台发言的邓,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1919年9月16日,天津20多名进步青年组成了“觉悟社”。上图是觉悟社部分社员合影。前排右三为邓颖超,后排右一为周恩来。

只有15岁的邓颖超,小小年纪就毅然决然的走上了革命道路,这胆魄真是让人佩服!当初入社每人都有代号化名:周“伍豪”,邓“逸豪”,两位豪侠的缘分自此开启。

▲张若茗

刚相识,邓觉得周对她是像小妹妹一样看待的。因为当初周的身边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初恋女友张若茗,历史证明周的眼光不俗。

这位张若茗不仅是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还是中国第一位法国女博士,可以说是美貌与智慧兼备的女子,五四运动后,她和周一起去法国进行革命活动,却没有经受住革命困难的考验,最终选择退出。

周评价她:“虽然她对革命也很同情”,“但是,我觉得作为革命的终身伴侣,她不合适”。

▲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

与张分开后,周在留法期间和邓通过书信往来,逐渐加深了了解,更因为有共同的革命理想而渐生情愫。

1923年,周恩来从法国寄给邓颖超一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面写道:“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是德国工人运动领袖,1918年创建了德国共产党,1919年被反动军队暗杀。周的这封信无疑就是最坚定的表白情书了,不仅是为爱情,更是为伟大的革命事业寻找坚定的终身伴侣!

1925年,他们在广东结婚,周恩来年轻时曾坚持独身主义,但是遇到邓颖超后,他知道革命之花开放的时候,他们的爱情之花也一并绽放了。

结婚那一天,邓颖超刚从天津匆匆赶到广州,和周恩来在广州拍了《结婚照》。他们没有仪式、没有满座的高朋,有的只是久别重逢后的欣喜和温馨美好的新婚之夜……第二天一早,周恩来就走了,他正在忙于指挥省港大罢工。

正如邓颖超说:“和爱的人走到哪,哪里都是家。”

人们总喜欢用相貌般配来形容夫妻登对,但是很明显,和温文尔雅,长相俊美的周站在一起,邓显得像个丑小鸭,她自己也知道论相貌自己是吃亏的,但是你很优秀,我也不差啊!

当年结婚请客,有人起哄叫她周夫人,她不高兴了:什么周夫人,我有名字,我叫邓颖超!后来,很多人叫她大姐,连周也随大伙叫她大姐,明明邓比他小好几岁。可见在这段婚姻中,邓从不是小鸟依人的小女人,而是个性独立坚强的新女性。

建国初期,周负责重组新政府,邓作为老革命,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她是蒋介石遴选的中共七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之一。

她还参与领导过白区斗争,带病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早在瑞金时期,就担任过中央机要局局长(相当于中央秘书长)。

长征出发时,因她患肺结核病,中央机要局局长才转由邓小平担任。因此,无论从能力、资历和声望上,邓颖超作为一名正部长人选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周却放出话:“任命了她,别人会说我们把家庭关系和革命工作搅到一起,不利于革命事业的发展。只要我当一天总理,她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

邓以国家建设和革命事业为先,理解并支持周的想法,从1949年周担任国家总理到1976年1月逝世,整整26年,作为周恩来妻子的邓颖超,一直停留在全国妇联副主席这个副部级位置上,对此她丝毫没有怨言,甘愿退出领导层,并全身心地投入全国妇女解放事业,在他身后分担处理家事和其他琐事,让周恩来集中精力处理党和国家的大事。

▲1950年8月8日,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25周年纪念照

在他们五十多年风雨同舟的奋斗生涯中,邓颖超和周恩来,患难与共,并肩战斗,一起度过了波涛汹涌的激情岁月。他们,两个成熟又理性的人,一直相互欣赏,互相支持,白首不离,这可能就是最美好的爱情了,热情与理智相互交织,谁不想要这样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呢?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周恩来邓颖超往来书信

周恩来以“超”称呼妻子,而以“翔”自称,是因为他字“翔宇”。

1942年7月7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颖妹”以“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作为回应。

1944年11月12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周恩来离开延安前往重庆,邓颖超开篇,“我可想你得太!”,几个字就诠释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之情。

信尾,“深深地吻你!轻轻吻你!”

1944年11月18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周恩来赴渝已经八天,邓颖超说:“窑内暖融融的,愿你能快回来享受一些温暖啊!”

“祝福你,热吻你!”

1944年12月1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你去也,是那样的闪击式的迅速;你回也,又是这样的姗姗地来迟!七八日来,使人由欢迎、期望、等待,以至转到失望、惘然!在这种过程中,给我以极大的波动,引起我的内心极复杂的情绪!等你回来我一定要拥抱着你,向你低声倾诉的。”

1950年2月3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邓颖超心脏病发,在家休养,对丈夫的关心也丝毫未减:“觉要多睡,酒要少喝,澡要常洗,这是我最关心惦记的,回来要检查哩!”

1954年11月16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这时的邓颖超称周恩来“恩来——我亲爱的老伴”,两人也已相伴超过十年。

1955年4月10日 邓颖超致周恩来

1955年3月,台湾策划谋害周恩来,邓颖超抱病提笔:“别才三日,但禁不住要写几个字给你……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人类进步崇高的事业,为了你能做更多的工作,你必须善于保卫你自己。在这方面,亦必须取得对敌斗争的胜利。我衷心地祝福你胜利平安的归来!热烈的在期待着欢迎你。”

信的落款则是“你的知己兼好妻”。

网友们都被这对情深伉俪感动:那时候的爱情真好。

1951年7月15日,周恩来和邓颖超同侄儿女在颐和园,和侄女周秉德合影。

可惜的是,孩子,是邓颖超和周恩来这份感情里唯一的遗憾。

第一次怀孕时,邓颖超为了工作,放弃了这个孩子,周恩来知道后,曾发了很大的火,他说:“你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后代。”

但更悲痛的是,第二次怀孕已至预产期时,邓颖超在产房里煎熬了三天,最后医生不得不用产钳,却导致孩子头颅受伤,生下来就夭折了。

此后,邓颖超再没有怀上过孩子。

爱情,大概是有遗憾的吧。

1955年,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八达岭合影。

1959年1月,周恩来与邓颖超在广州合影。

邓颖超说:“羁客有家归未得,对花无语两含情。”

1960年8月30日。周恩来同邓颖超在密云水库招待再次来华的埃德加•斯诺。

这是斯诺第二次来华,但却是首次踏上新中国。

在密云水库的接待大厅里,斯诺仔细地端详着周恩来夫妇,用他特有的美国腔的中文发问:“让我看看,你们还像在延安时那样相亲相爱吗?”斯诺歪着头打量他们的神情和他幽默的问话,把周恩来和邓颖超逗得开怀大笑。

邓颖超同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

你的眼神是一首诗,刻在初春的暖风里。

我的情愫是一封信,藏在无法投递的想念里。

1970年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纪念照

他们一同为革命事业奋斗过,一同对理想与信念的孜孜追求,彼此有同志式的关心与叮嘱,也有夫妻间的情感交流,更有对新朋旧友的关照,还有对长者晚辈的亲情。

风风雨雨,枪林弹火,已经走过四十五载。

1971年周恩来和邓颖超

彼时的周总理已经年过古稀,时间不仅侵蚀了他的容颜,也慢慢的侵蚀了他的体魄。他的心脏病时常发作,后来又患了癌症,可他依然坚守在岗位上。邓颖超痛在心里,却不能打扰、不敢阻扰,她深知压在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她只能默默地陪着他,尽量给他以安慰和温存。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

邓颖超坚持按照他的遗愿,亲手奉上周恩来的骨灰盒,拜托飞行员将骨灰撒向他热爱并为之操劳一生的祖国大地。

12年后,中南海西花厅海棠盛开,邓颖超写下了《西花厅的海棠花又开了》一文:

春天到了,百花竞放,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看花的主人已经走了,走了十二年了,离开了我们,他不再回来了。

你不是喜爱海棠花吗?解放初期你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就爱上了海棠花,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选定这个院落,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你住了二十六年了,我比你住得还长,现在已经是三十八年了……

她守着他最爱的海棠花,守着他们俩的家,守着他们俩的爱情。

这一生牵了你的手,没有丝毫的后悔,既然生前相伴,死后也要相互依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