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打完疫苗针后吃的糖丸吗?发明糖丸的爷爷走了……

Date: 
Monday, January 7, 2019
Author: 
互联网

还记得小时候去医院打完疫苗针后,作为“奖励”,给你吃的那颗糖丸吗?

在那个害怕打针吃药的年纪,这颗白色的小糖丸化解了我们的恐惧,成了记忆里的“美味”。可几乎没有孩子知道,这颗糖丸也是一种疫苗。

1月2日,发明糖丸的爷爷,走了!他的名字叫顾方舟。

顾方舟,浙江宁波人,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1月2日,顾方舟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享年92岁。

他在中国首次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成功研制出首批脊髓灰质炎活疫苗和脊髓灰质炎糖丸活疫苗,他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奉献一生,最终实现我国全面消灭脊髓灰质炎并长期维持无脊灰状态,为几代中国人带来了健康,为中国公共卫生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顾方舟这一生取得的成就,和他的家庭有莫大的关系。

生于浙江宁波 从小立志“从医”

1926年,顾方舟出生在宁波,父亲在海关工作。从1926年到1934年,顾方舟在浙江度过了自己8年的童年时光。

可父亲在工作中接触了外国来的船只,感染了黑热病,当时的医疗条件无法治疗,30多岁就去世了。

父亲去世后对家庭的打击非常大,家道中落,小顾方舟备受歧视和欺压,非常的委屈,每次回忆起这段80多年前的往事,即使已经90高龄的爷爷仍然会潸然泪下。

这是他父亲在世的最后一张照片,年仅33岁,成为他心中永远无法消失的一个痛苦回忆。

为了养家糊口,顾方舟的母亲周瑶琴辞去教师职业,把顾方舟交由外婆照顾,只身赴杭州学习刚刚兴起的现代助产技术,这为他走上医学道路又增加了一个因素。

顾方舟的母亲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母亲,坚持不改嫁,独立养活几个孩子。32岁的她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考取了当时中国非常稀少的助产士。

父亲的离去和母亲的坚强在幼小的顾方舟心里埋下了坚定从事医学的种子。194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北大医学院。当时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刚刚起步,环境的恶劣直接导致疾病的流行,死亡率很高,顾方舟决心要改变这一切。

那个时候世界尖端的医学技术基本上都在美国、日本和前苏联,顾方舟克服重重压力,仅仅靠着几本简陋的参考书,就自学了三种语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钻研精神!

这是1951年春,顾方舟在前苏联学习病毒学的一张俄语学习小组照片,非常珍贵,照片中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也有很多中国划时代的大师。

他学成后为我国翻译了很多重要的国外医学著作,1955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回国。

而就在他回国的时候,第一次全国性的疾病大流行,对象都是7岁以下的孩子。

这些孩子感染疾病后,终身瘫痪,关节异常肿胀,四肢严重变形扭曲。

这到底是什么病?这就是我们很多人已经忘却的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

眼睁睁看着孩子们瘫痪、哀嚎甚至死去却无能为力。几十年后,顾方舟再谈到当年没有能及时救治这些孩子依然充满了内疚和自责。

以身试药研究脊髓灰质炎疫苗

虽然当时没法救治,但顾方舟依然完成了全中国第一份脊髓灰质炎的病毒学流行性报告,1957年,他日夜奋战,到处寻找当时医务工作者不愿接触的患者粪便,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十二处患者的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并发表了《上海市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分离与定型》。用病原学和血清学的方法证明了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这为后来的攻克工作奠定的非常重要的基础。

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组长。在研究过程中,顾方舟和同事们决定自己先试用疫苗。顾方舟冒着瘫痪的危险,喝下了疫苗溶液。一周过后,顾方舟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成人本身大多就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对儿童呢?他必须证明疫苗对儿童有效安全才行。真正的难题来了——找谁的孩子试验?又有谁愿意把孩子拿来做试验呢?

顾方舟毅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最终,孩子安然无恙,疫苗有效!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疫苗。这些初为人父母的年轻人,可能度过了一生中最煎熬的十天。

1960年,顾方舟成功研制出首批脊灰活疫苗,450万支疫苗先后被送往11个城市接种,效果显著,发病率大幅度下降。

小小的糖丸是这样诞生的

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那时的中国,疫苗全程冷链运输对边远地区而言并不现实。服用时也有问题,家长需要将疫苗滴在馒头上,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顾方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除了好吃外,糖丸疫苗也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常温下能存放多日,在家用冰箱中可保存两个月,大大方便了推广。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

这些发明,让糖丸疫苗迅速扑向祖国的每一个角落。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后,“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1994年,中国最后一例脊灰病毒被消灭,宣告中国彻底告别了这个残害了很多孩子一生的疾病!

到了2000年,世卫组织宣布中国彻底消灭了脊灰野生病毒的传播,成为无脊灰国家!

顾方舟被称为“中国病毒学之父”。而他也将这项事业作为了毕生的追求。1999年,已经73岁高龄的他依然赶赴一线给孩子们亲手喂糖丸。

80多岁时还在指导学生们如何更好的做好脊灰疫苗……

他心里给浙江留下了一个重要位置

1998年6月6日,宁波大学医学院宣告成立,顾方舟出任顾问。

担任顾问后,顾方舟曾先后两次来到该校医学院。首任院长章锁江在记者的采访中回忆,当时已经72岁的顾方舟听说宁波大学要组建医学院,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做顾问的事情,“他还专门提及要在建校初期来学校看看”。果然,建校不久,顾方舟便从北京专门赶到宁波,走遍了校园里的每一处,还与部分新生见了面。章锁江告诉记者,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顾方舟提出“重视实践”的期望,“当时顾老说,医学是一门及其复杂的学科,不能仅仅停留在书本中,要给学生们创造实践的机会,要让学生们多动起来”,同时,顾方舟还嘱咐:“宁波大学要建立附属医院,一方面解决‘看病难’问题,一方面可以提供实践的机会。”

1999年,宁波市人民政府同意宁波市第三医院改制为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时至今日,宁波大学医学院仍坚持实践教学。

不仅如此,198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浙江分院成立(现浙江大学医学院)时,时任中国医学院院长的顾方舟也专门赶到了杭州祝贺,也就是那一年,浙江分院拥有基础医学、肿瘤、心脑血管等12个研究所、1个中心实验室、2个直属研究室。这对促进浙江医学教育、医学科研和有关方面的国际交流活动的发展提供了动力。

糖丸退出历史舞台却值得我们铭记

2016年,糖丸完成了历史使命,被新疫苗取代,退出了历史舞台。顾方舟曾经说过: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颗小小的糖丸。这是多么谦卑的心!

如今,顾老先生载誉而去,数十万儿童的健康甚至生命因他得到保全。每个人都应该记住他,感谢他,不仅是糖丸,他更开创了中国病毒学的历史,为消灭更多的疾病奠定了根本性的基础!

感谢老先生的糖丸,让我们从此远离无脊髓灰质炎。

谢谢你!我的糖丸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