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座只存在了8年的大学,凭什么牛过全世界?

Date: 
Monday, November 5, 2018
Author: 
互联网

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是否你还会在意那些世俗要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

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在华夏大地这片辽阔的疆土上,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有一所大学悄然诞生了,她只存在了短短八年,但却一直被后人瞻仰。

这所被誉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教育界的珠穆朗玛峰”的名校,就是西南联大。

美国弗尼吉亚大学约翰·伊瑟雷尔教授甚至认为“这所大学的遗产是属于全人类的”。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西南联大,了解她的前世今生,探索她在逆境中创写辉煌篇章的奥秘。

01

为佑国之栋梁,三校南下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

虽然前方战士浴血杀敌,然而,日寇来势汹汹,势如破竹,国土相继沦陷:

北平告急!天津告急!华北告急!

薪尽火也要传!

民族存亡之际,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迁址长沙,于1937年8月三校合并,成立了长沙临时大学。

1937年11月1日,西南联大的前身——长沙临时大学正式开课,这一天后来也被定为西南联大的校庆日。

然而,随着长沙的沦陷,他们再次转移,把学校迁移到了昆明,于1938年4月,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迁校昆明,放在现代,很容易就可以做到。

可是,在那个年代,对于一群穷苦潦倒的知识分子而言,却难如登天。

清华才女刘慧凝曾讲过一段关于西南联大建校的故事:

“西南联大并不大,一个120亩的校园,丁大点的地方,梅贻琦老师还找来了梁思成和林徽因老师说,给我们设计设计校园吧。

结果图纸改了五版之后,梁思成就生气地说:

改,改,改,我没法改,你现在的经费,连堆一个好点的茅草房,都没法做啊,

我梁思成是来设计教学楼的,这叫我如何设计?

  • 为了生存,梅贻琦这个西南联大后来的校长,变卖了家里所有的家当;

  • 大诗人闻一多,晚上刻印章卖印章;

  • 教授的夫人太太们,学了一种上海糕点的制作,起名“定胜糕”,每天做糕点,推着车摆摊卖糕点……

他们跋山涉水,从北边到南边,从东边到西边,水路、陆路、走路。

白天穿着草鞋赶路,晚上就睡在破败的寺庙里,或留宿街头,甚至还要去街上乞讨。

更危险的是,为了把从清华、北大、南开带来的一些书籍和教学仪器运到昆明,他们还要穿越日本人的重重生死包围线。

他们众志成城,只为铸造一所大学!

一所大学有多么重要?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南迁流利之苦幸,只为振兴中华须人才!

02

联大之魂,师之大也

西南联大校歌里有一句歌词“绝徼移栽桢干质”。

作家张曼菱在《西南联大行思录》中为这句歌词注解说:

把那些正在成长的,国家的栋梁之才栽到边远的地方去,免受日寇的摧残,保护起来,积蓄民族未来的希望。

这是三所中国顶级大学,在血与火中,进行艰难转移的动力所在。

而托举起祖国未来脊梁的,正是西南联大的老师们。

西南联大的校长梅贻琦老师曾说:

“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

好的大学应该是大师立校,而不是大楼立校。

教师才是一所好大学的灵魂。西南联大的师资力量,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大。

她实行三校校长轮任制:

  • 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

  • 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

  • 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

三位校长,轮流担任常务委员会主席。

她的教师团队是中国最顶尖的教师和专家学者:

陈寅恪、冯友兰、朱自清、闻一多、钱锺书、沈从文、吴晗、钱穆、王力、吴宓、梁思成、金岳霖,以及理工科著名科学家吴有训、吴大猷、华罗庚、陈省身等等。

这些人尽皆知、青史留名的人物都是当时西南联大任教的老师。

他们抱着振兴国家的使命和责任,用生命书写了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彰显了誓死不做亡国奴的民族气节。

每个人,都是铁骨铮铮的真汉子。

像闻一多先生,如果继续留在北京教学,日本人照样保证他有丰厚的薪资,有洋车夫、文书、保姆照料,日子过得舒服又体面。

然而,他宁可什么都不要,只带着老婆、孩子、几本书,混进难民队伍,一路南下到了昆明。

他宁可在西南联大靠刻制图章补贴家用,也不在沦陷区为日本人的大学授课。

像吴大猷先生,因为住地离学校太远,他往返学校的交通工具是骑马,有次马受惊,他从马上摔了下来,一只脚还在脚蹬子上缠着,被马拖行了一路,当场昏迷。

但,第二天,他照旧出现在了联大的课堂上。

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那个年代的人身上,有一种韧劲,有一种乐观主义精神,有一种对教育的坚守和初心。”

一种中华必胜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们!他们始终没有放弃的,是精神上的信仰。

战火狼烟中,他们以笔为器,为的只是“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之日,为国家保留住一脉鲜活的有生力量。

03

薪火永相传,精神留世间

师者,魂也!

联大的教师,把坚强的意志,不屈的爱国情怀,传承给了他们倾注了毕生心血的学生。

联大的学生,身体里流淌着一股热血。

西南联大有座纪念碑,上列834位联大从军的学生名单,立碑之时,刻在碑上的前五位同学,已经以身殉国了。

这批投笔从戎的学生里面,梅贻琦校长的一双儿女,梅祖彦、梅祖彤,也赫然在列。

在1942年到1945年间,为了保证空中运输线“驼峰”航线的畅通,1500名中美健儿血洒长空,其中就包括联大的从军学生。

如今,碑上的人,已经一个一个,相继离我们而去了,然而,那种以身报国的家国情怀,却永被后人敬仰。

92岁的龙驭球院士在西南联大建校80周年纪念大会现场,挥笔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茅草顶尖屋顶,铁皮顶尖教室,世界顶尖人杰。”

西南联大存在的八年时间里,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共3343名。

他们当中,走出了:

  • 2位诺贝尔获奖得主

  • 8位“两弹一星”元勋

  • 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 173位两院院士

在文学、数学、物理学、生物学、地质学等方面,取得了世界级的突破。

建校之初,校长梅贻琦说:

“本校之存在,与抗战相始终,而实将与国同体,永垂无极也。”

他们真正做到了与抗战共始终,抗日战争打了八年,联大的师生就在炮火的洗礼中,坚持了八年。

烽火已灭,但西南联大的精神却永垂不朽。

西南联大在中国教育史上留下了里程碑式的一页,她的传奇激励着一届又一届莘莘学子,接过前辈手中的接力棒,将刚毅坚卓的文化品格,和西南联大的精神薪火相传,代代不息!

接下来的7天,有书君将带你走进西南联大的峥嵘岁月,一起品读伟人们的西南故事,学习他们坚韧不拔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