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学霸用垃圾造了一座楼,却引来了成龙,更让全世界看到了未来!

Date: 
Sunday, September 30, 2018
Author: 
互联网

垃圾,只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

塑料大楼在台北市,有这样一座大楼。

看起来普普通通,和一般的时尚大厦并无二致。

但是仔细一看,这座9层楼高的建筑,墙体上的每一块“砖”,居然都是一个塑料瓶!

这座环生方舟(EcoArkPavilion)的设计者黄谦智,自己也没想到,这座150万个塑料瓶搭成的轻飘飘大房子,原计划一年拆除,结果两年、三年……八年过去了,依然坚固如初。

还让他捧回了2010年英国金融时报的“地球奖”,2011年华尔街日报的“亚洲创新奖”。

这种让回收材料重获新生的新技术,震惊了全世界。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经历更多的磨难。

2004年就拿到哈佛建筑学硕士学位,黄谦智本该成为一位建筑学教授。

当他在课堂上讲起“垃圾也可以作为建筑材料”时,学生们表示“听不懂”。

因为当时,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

一方面技术上迟迟没有突破。

另一方面,全世界每年的塑料瓶生产量,已经达到了5000亿个。

每年有超过3亿吨塑料垃圾流入环境,(OECD2018年8月报告)。

连深海鱼都逃不过塑料微粒的魔爪。

解剖一只迁徙途中死去的鸟,肚里竟是触目惊心的塑料垃圾。

摄影:Chris Jordan

西藏高原上的牦牛,正在垃圾堆里觅食。

人们总以为,我们不是已经在做垃圾分类回收了吗?

其实,你永远不知道你满怀善意放进回收箱里的物品,是被相关部门回收再销毁,还是被某些商人回收再盈利。

这样的商人,曾向黄谦智发出过死亡威胁。

却没能阻止他用技术改变世界的决心。

许多人费了大劲去降解塑料,让大自然更好“消化”这些垃圾。

黄谦智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想做的,是让每一块“垃圾”,被使用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一个塑胶咖啡杯,在你手上的时间可能只有10分钟,但是回收后改造成衣物,便能使用1年。

衣物再次回收改造成家具,便能使用10年。

家具再次回收改造成建筑,便能使用50年。

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过上“无塑料”生活,却能让每一个垃圾回归自然的时间,无限延长。

环生方舟就是最好的例子。

黄谦智下定决心,要做一个100%回收材料的环保建筑。

它没有一砖一瓦,墙体材料都是市民们募捐的垃圾,做成的塑料瓶。

价格是玻璃帷幕的1/4,隔热效果却要好4倍。

它没有粘合剂。

因为大部分粘合剂,本身就是不环保的,还是得从老祖宗的智慧里汲取营养。

就像古代的孔明锁,利用卡榫构造互相扣合,形成钢构锁点。

不仅不需要胶水,还可以自由拆装。

连屏幕的供电,都使用了最环保的太阳能。

这座全世界最轻最大的塑料房子,通过了全世界的建筑法规,防火、防水、放焰完全合格。

这让路透社、纽约时报、BBC等重量级媒体都兴奋不已,国家地理甚至专门为他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他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环保英雄!”

正是这部纪录片,让成龙找上了黄谦智:你有办法让青藏高原上的垃圾,也变成建筑材料吗?

高寒的气候,脆弱的生态,让高原上的垃圾难以自然降解。

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回收垃圾,还要做成环保再生材料,谈何容易。

黄谦智带领团队苦苦钻研,终于做出了这样一个回收系统:在第一个机器里,一扔、一磨、一洗、一烘,塑料瓶就变成了塑料碎片。

接着把塑料碎片放进模具,在第二个机器里烘烤40分钟,就能烤出环保再生砖。

5个瓶子=1块环保砖,1个小时=184块环保砖。

看似方便的系统,经历了无数被否定的方案,耗上了整整两年做研发。

这些回收塑料做成的环保砖可以像普通瓷砖一样,被砌到室内室外的墙面和地板,而且更防水、更轻便。

重要的是,它证明了我们每天都在制造的垃圾,真的可以变废为宝!

而不是在海洋和土地里,等上数百年去降解。

可是怎么把这套回收系统,搬到高原上呢?

黄谦智灵机一动:微型化后用车载不就好了!

就这样,环生零耗机(Trashpresso)诞生了!

成龙打趣道:“就叫垃圾车吧,简单好记。”

黄谦智却说:“就是要取个酷炫的名字。”

缺氧低温的高原环境,夜晚没有太阳能供应,供电系统被意外切断,重型机器压坏了底板…经历了重重困难,环生零耗机终于能在高原独立运作了。

零排放、零垃圾,连清洗用水都是100%循环利用的。

黄谦智和成龙,带着小朋友们一起捡垃圾,体验垃圾变成时尚的砖块,这种变魔术般的感觉。

有小朋友问黄谦智:“大哥哥,我要怎样才能像你一样做这些事?”小朋友们的单纯和善良让所有人动容。

孩子们不想太多,只要是好的事,就会去做,尽管前路艰险重重。

大家在环保砖上写下了祝愿。

成龙还一字一句地,教小朋友们念:“爱世界、爱地球。”

现在,环生零耗机正在环游世界。

来到了北京成龙训练中心、

上海地球日、

伦敦设计节、

米兰设计周。

只要有环生零耗机在的地方,垃圾就不只是被放弃的废品,而是可以再次被利用的原料。

它向这个全世界宣告着:垃圾,真的可以被拯救,垃圾,真的可以很性感!

黄谦智还有诸多奇思妙想。

他用废弃的DVD给成龙造了一座训练中心。

他用塑料瓶,堆了一个机场转运站。

他用回收的旧鞋,给Nike造了一个旗舰店,

他把酿啤酒的废弃物,做成了椅子。

他把废弃的烟头,做成了空气净化器。

看似并不相关的垃圾与建筑,在这位环保魔术师的手下,变成了环保的艺术。

我们总以为,环保离我们很远。

其实,我们吃的每粒米,都在加工的过程中产生了垃圾。

我们喝的每瓶饮料,都有可能给自然造成负担。

但是几乎没有人,会在把垃圾丢进垃圾桶时,想一想它们将去向何方。

更没有人,在丢弃它们之前,想一想能否动手改造、变废为宝。

黄谦智的奇妙设计,让人们相信了,垃圾可以变成衣服、家具、建筑,甚至可以用来造飞机,参与最高级复杂的产品工程。

人类的思考,技术的进步,真的能让这个地球,好一点、再好一点。

而垃圾,本就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

只要有艺术的巧思、实干的双手,垃圾的去处绝不止废弃桶,反而能化身成美,点亮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