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唯一男工绣传人,56年默默坚守,绣出价值千万的作品,却一生清苦

Date: 
Sunday, July 8, 2018
Author: 
匠匠

要有多热爱,才能,把杭绣当生命去爱?

“孤独的男工绣”

杭州的宫廷绣,最为鼎盛时期,掌握这门技艺的不过300人,到如今只剩下一人。

自古以来,杭绣有个规矩,传男不传女。

从事这门手艺的都是男人,因此也称“男工绣”。

20世纪60年代,年仅13岁的赵亦军,考入杭州工艺美术学校。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今后长达56年的时光,都将与刺绣度过。

青年时期的赵亦军

在刺绣班学习的时候,杭绣大师“神针”张金发,对他的影响颇深。

“老师为人低调,做事严谨,如果学生绣得不好,他就直接用剪刀把作品剪掉,不管你绣了多长时间。”

这种严苛的态度,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

那段日子,他跟随张金发老师,学习了完整的宫廷杭绣,两人还共同绣制了《释迦牟尼》。

作品《释迦牟尼》 绣幅尺寸40cm×60cm

杭绣的针法,是将彩线绣和盘金绣相结合。

而男人绣东西有个特点,就是柔中有刚,构图严谨,直的地方一定要做得直,圆的地方要做得圆。

作品《金轮王》 绣幅尺寸29cm×39cm

在十来平米的小工作室里,赵亦军坐正身子,戴着老花眼镜,食指拇指捏着针,一针一扬,一根线能被劈成16份,每一个动作,都凝结了他数十年的功力。

绣完一幅作品,要经过画稿、配线、描稿、盘金、盘银数道工序。

由于工序复杂,一幅作品往往耗时多年,哪怕他一日一日不间断地绣,创作的作品亦是有限。

“我的作品基本上是不卖的,它们都是书本上没有的、市面上找不到的参考资料,我要将它们保存下来。”

作品《金刚螺》 绣幅尺寸29cm×39cm

在赵亦军的工作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刺绣作品,每一件都耗尽他几年的心血,佛像是他最喜欢绣的一个主题。

并不是为了把佛像绣出来,而是想通过佛像这个载体,将南宋宫廷杭绣的针法、技法,一一呈现出来。

作品《三圣图》

绣幅尺寸84cm×153cm

用时1年半齐针、套针、虚实针…这些传统技法全部被他,运用在一幅幅新作品中。

他的代表作《观经图》,高1.84米,宽1.67米,正面包含532个佛教人物,背面则绣了7221个字。

整幅作品耗时长达17年,是杭绣史上绝无仅有的。

作品《观经图》 绣幅尺寸164cm×184cm

在绣制过程中,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差点夺去他的生命,指尖没了知觉。

但是并没有成为他,继续杭绣创作的阻碍。

“说来也奇怪,那么小的绣花针,我还是捏得牢,还能继续绣下去。”

因为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眼睛也不行了。

他想抓紧时间多绣一点,为后世留下点东西,让他们知道,杭州原来有这么好的工艺。

作品 满地绣《大日如来》

绣幅尺寸121cm×141cm

然而,单单保存下绣品,对于传承刺绣而言,还远远不够。

为此,他专门写了一本关于杭绣的书,希望能留给后世一些研究的素材。

刺绣之余,他在社区为刺绣爱好者开班,在一些大学授课。

他希望从中找到一个人,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接替他去探索杭绣的世界。

然而,愿意跟他学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赵亦军坦言,学杭绣要五个心,耐心、决心、精心、恒心、悟心,缺一不可。

作品 满地绣《四十八愿》

绣幅尺寸94cm×156cm 用时2年半

现在的年轻人,过惯了灯红酒绿的生活,谁还耐得住寂寞,静下心来学刺绣呢?

况且,宫廷杭绣门槛高、工艺繁琐,至少需要5-10年的历练。

又有几个能熬得住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无名?

作品《青衣》 绣幅直径27cm

人物脸部采用了苏绣技法

“这个工作是很辛苦的,就如僧人坐禅一样,你一定要一心一意地做下来,一定要静心。”

虚实针绣作品《星云大师》 绣幅尺寸40cm×50cm

为此,赵亦军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将宫廷杭绣的各种针法,都保存在自己的作品里。

这样,就算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这项工艺,他也无愧于心。

摹绣作品《少女》 绣幅尺寸38cm×47cm

这些年来,他的刺绣作品,屡次摘得国内金奖,被专家估价千万。

经常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卖几幅,让生活过得更好?”

作品《聪》绣幅尺寸:29cm×59cm

赵亦军笑了笑说:“生活条件不能和好的人比,应该跟自己的过去比,我现在比以前好得多了。”

学会知足,就会发现比起金钱,精神上的富足更重要。

从青涩少年到满头银丝,赵亦军已然把这一生,都献给了宫廷杭绣。

他不想跟别人比什么,只想安安静静地绣好自己的作品。

作品《阿弥陀立佛》

绣幅尺寸70cm×120cm 用时1年

几十年的岁月里,除了热爱,更多是责任。

要传承宫廷杭绣,需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

昔日同窗都已转行,只剩下他一人坚守。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

赵亦军思忖良久,一字一句地回答:“每个人追求不同,向往不同。

我是一条路走到黑,不大考虑走不走得出。”

正因为有了匠人们,一条道走到黑的坚守,我们才有幸得见,那些绝美中国手工艺,一次次惊艳了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