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致命感染,让她成为幽灵!却上演一段现实版睡美人和王子的童话

Date: 
Friday, June 8, 2018
Author: 
互联网

当世上所有人都认定她死亡时,只有那个最爱她的人,坚信她还活着。

重生的“幽灵”

“我觉得自己被遗弃了,躺在床上,就像睡在一副棺材里。

深深的恐惧压在我心里,害怕,孤独,绝望······我觉得自己要疯掉。”

5年过去了,丽克说起那段“活死人”的经历,还是心惊肉跳。

如果不是丈夫彼得的爱,她至今无法想象自己能否从“幽灵”般的状态中复活。

丹麦女科学家丽克·施密特·克亚尔嘉德,不仅出生在童话王国里,还亲身经历了童话般动人的故事。

网友们都说:这是最经典的现实版睡美人和王子传奇,原来,童话般的爱情真的存在。

2013年元旦,38岁的丽克,作为丹麦最有前途的生物学家,刚入选丹麦青年学院。

同是科学家的丈夫彼得与她志同道合、情深意切。

他们的三个孩子18岁的约翰、14岁维多利亚和8岁的丹尼尔,活泼开朗,懂事听话。

工作顺心家庭美满的丽克,觉得自己的生活幸福得像蜜一般。

前几年,夫妻二人带着孩子们一起在剑桥和哈佛工作生活,最近才回到哥本哈根。

庆祝他们回国和新年的聚会热闹非凡,晚上回到家还意犹未尽的丽克,突然觉得身体冷得像块冰!

她以为自己感冒着凉了,赶紧开了很热的水淋浴着,希望将这种冷得要命的感觉冲走。

然而,“我从浴室出来时,仍然感到冷至骨髓,我立刻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她瞬间意识到身体不受自己掌控了。“一定是流感。”

丽克自己吃了感冒药,但是感觉越来越糟,神志开始飘忽,毫无预感地就昏睡过去。

彼得首先发现妻子不同寻常,果断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等一系列检查结果出来,大家才发现事情有多么可怕:丽克患的哪是什么流感,明明是感染了致命细菌肺炎双球菌!(Streptococcus pneumoniae)

更让人猝不及防的是,这种致命的细菌来势汹汹。

当丽克被抬上救护车时,各项体征几乎都没了,身体器官也开始出现衰竭征兆,心跳已经微弱得感觉不到。

最可怕的是,她的大脑也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完全失去了意识。

医护人员只能设法让她的心脏在去医院的路上重新开始跳动。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救护车还没开到医院,医生就郑重向彼得宣告:丽克已经“脑死亡”,从临床医学的角度,她已经死亡。

彼得可以随时随地申请中止治疗,在医生看来,后续的治疗毫无意义。

彼得沉默片刻,还是坚持送妻子去医院治疗,虽然除了非常微弱得心跳,她只是一具空躯壳:光亮、声音、动作等外界刺激,对她没有一丁点作用。

可彼得依然感到妻子活着,她就在自己身边,只是沉睡了而已。

事实上,此时的丽克,在潜意识中的确在与死亡打拉锯战。

她觉得自己犹如跌入茫茫大海,必须让神志处于清醒状态,而不是任由它消失。

否则,自己就会永远沉入海底,再想浮起来,就没有一点可能了。

此时10秒的清醒,对丽克来说都异常艰难。

这种在昏暗无边的大海中反复沉浮的感觉,伴随她有一个多月。

后来,丽克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可以感受到身边发生的事。

可令她痛苦的是,自己的身体还是完全不能动,也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意识牢牢被锁在里面,根本无法与外界沟通。

“我感觉到机器发出的嗡嗡声,人们的走路声和说话声,甚至周围偶尔传来的尖叫声和慌乱的脚步声。

但却没办法告诉他们我的感受,只要彼得不在身边,我就会害怕,怕自己突然从世界上消失时,彼得不在身边。

虽然他从来没离开过很久,但是就那么几分钟,对我来说也像是永远。”

从医生的谈论中,她了解到自己病情,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做出回应,哪怕一丁点。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仅是生命中的过客,不再是发号施令的人,不再能控制自己。”

“亲爱的,外面下雪了,窗外到处白茫茫的,冬天来啦!”

丽克听到丈夫彼得坐在身旁轻声絮叨。

他的声音很温柔很动听,还是她喜欢的声音。

她可以想象到外面的世界一定美极了,银装素裹。

她想让丈夫带孩子们尽情去玩吧,因为他们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喜欢雪。

可是,除了感到嘴里插着一根管子,还有朦朦胧胧的光感,她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也不可能有任何动作。

他们没法知道她在想什么,甚至不知道她还有思维。

最令她忧惧的事还是发生了。

丽克清楚地听到,医生们再次断言,她的大脑已经被细菌完全破坏掉了,不可能恢复意识,更不可能醒来!

“她真的已经死了,放弃无谓的治疗吧!”

他们很严肃地请彼得接受现实: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了。

彼得

而这个时候,来看望她的亲朋好友和同事们也认为她“死了”。

丽克听到他们向丈夫询问三个孩子的将来,关心她的学术工作交接问题,甚至问起了彼得将在哪里举行她的葬礼,没有丽克后的将来如何打算,怎么处理后事······

总之,没人认为这个躺在床上的人还活着,除了她的丈夫彼得。

这个世界上她最深爱的人,也是世界上唯一坚信她还活着的人。

彼得不放弃任何她还活着的蛛丝马迹,证明给医生和朋友们看,他请求医生再给他一段时间,“我真的感觉到她还活着,她还在努力地活着,我不会就此放弃。”

丽克试图大叫或低语或挥手,想证明给医生看:她的丈夫说得没错!

她还活着!她还在努力活着!但是,实际上她什么也没有做出来。

她的一切努力在那么一瞬间都集聚在闭着的眼睛上:仅微微动了一下眼皮。

幸运的是,一直密切关注着她的丈夫,发现了她这个极其细微的动作。

“亲爱的,我没有看错吧?你能再眨一下眼皮吗?”

可惜这时候的丽克已经精疲力竭,她无法再给丈夫一个惊喜就昏睡了过去。

尽管这样,彼得还是更坚信了自己的感觉:心爱的妻子虽然一动不动,但是他们的缘分不会就此结束,他们还有那么多要一起做的事,妻子一定在尽一切努力回到他的怀抱。

于是,彼得一次次拒绝了医生对丽克做出的死亡鉴定,坚持让妻子继续接受治疗,“她一定会醒过来,我相信她。”

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彼得每天下了班就匆匆往医院赶,他很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妻子有什么意外发生,恨不能24小时待在她身边,才会心安。

丽克感受到丈夫殷殷的期盼,她心里焦灼又沮丧,却不知如何让他明白,甚至连眨一下眼都办不到。

医生又来建议彼得考虑丽克的死亡确认,彼得立马斩钉截铁地拒绝:“不可能!她一定还在这个世界,她能撑到现在,就能撑到醒过来。我相信一定能等到她!”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当彼得像往常一样坐在妻子床前,准备与她说话时,他激动地发现妻子的眼睛竟然有一条狭小的缝隙,还闪着微弱的光。

彼得为自己的这个发现开心得要死,赶紧叫来医生。医生检查完后告诉彼得,丽克这样是“落日眼”,说明她的大脑还有意识,在努力恢复中。

落日眼和正常眼

说着,还佩服地拍了下彼得的胳臂:祝贺你!你等的奇迹来了······

彼得紧接着叫来让自己姐姐照顾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妈妈在创造怎样的奇迹。

此时的丽克也很激动,可也只能微微地睁一下眼,再没力气多保持下去。但这对彼得和孩子们来说,已经是个奇迹和美好开端!

医生却提醒彼得,不要抱太大希望。长期昏迷后,严重脑损伤的患者通常都会有落日眼。

丽克醒来后也有可能再不会说话,或性格大变脾气古怪,或无缘无故的大喊大叫。

总之,一切不会像彼得想得那么顺利!

彼得毫不在意地说:没关系!她能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只要是她,我都完全接受。

为了让丽克感到家人的期待,彼得让孩子们给妈妈讲学校里的趣事,自己的生活,唱歌跳舞,即便妈妈看不见。

彼得自己则读小说,说一些家长里短,每晚都给她讲个故事。

很快,丽克给大家的惊喜越来越多。

一天晚上,彼得说:亲爱的,闭上眼,该睡觉了。

丽克就乖乖闭上了眼。

彼得大受鼓舞:“亲爱的,你能看见我和孩子吗?”

丽克眨了两下眼。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丽克又立刻眨了两下眼。

“那么以后你眨一下眼,就是NO,眨两下眼就是YES!”

丽克眨了两下眼,表示同意。

太好了,这意味着妻子的意识完全清醒!

当务之急就是帮她恢复机能了。

于是,彼得给妻子全身按摩擦洗,约翰用冰舒缓妈妈干涸的嘴唇,维多利亚专门按摩妈妈的腿,小丹尼尔则给妈妈讲故事,时不时亲吻妈妈。

一动也不能动的丽克,感受着以前从未体验过的幸福,下决心一定要“复活”和家人团聚。

在彼得的不离不弃和孩子们的精心照料下,丽克的眼睛首先恢复了正常。

一个月后,她的手指和嘴唇能动了······

五个月后的一天,丽克开口说出来了第一句话,就一个单词:“Weird(诡异~)。”

孩子们哈哈大笑:妈妈总结得太精确了!

等丽克能下地走路,出院回家,才彻底结束这半年之久的“幽灵”生涯。

虽然五年过去了,丽克回忆起那个曾改变她人生的一天,依然心悸。

但正是那次身体突变让她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转变了自己的角色,成为家里人人照顾关心的孩子。

在彼得的鼓励下,她辞去了以前繁忙的研究工作,转身做起了对自己的未来更重要更快乐的事情。

康河

丽克用仅剩的三根手指(其余手指因坏疽而失去)写书,“自从那天我的身体被锁住后不久,我就知道周遭发生的一切,却无能为力。

我听着他们在讨论我的葬礼,将我的骨灰撒在我最喜欢的剑桥康河里,可我舍不得彼得和孩子们,差一点点,我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彼得和孩子们的召唤,让我不甘放弃,原本就要死了的我,被他们拉了回来

······”

康河

王子拯救睡美人的故事已经流传了200多年,但现实版的童话今天被演绎时,依然令我们唏嘘怅惘。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人生遇到多么糟糕的事,美好的爱情和亲情,永远是我们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牵挂。

记住,那些最爱你的人,值得我们好好地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