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你在杭州开的公益图书馆美哭我了。原来最高级的人生,是把做过的梦一个个实现

Date: 
Saturday, April 14, 2018
Author: 
互联网

2018年的第 96 天,司马和你在一起

“夜里做的梦,醒来就去实现”。

这句话用来形容高晓松再合适不过了,就在这个春天,晓书馆开馆,高晓松担任“高馆长”!

写过歌、拍过戏、出过书,开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前不久更被哈佛大学聘请为研究员,如今兑现了开图书馆的初心.......诗和远方到了高晓松这里,似乎都变得触手可及。 

这个春天相信你对杭州小伙伴的羡慕之情要溢出地表了!

一切都是因为高晓松,在杭州开了家美炸天的公益图书馆——晓书馆。

上上周,3月22日晓书馆在杭州良渚文化艺术中心开馆,高晓松担任“高馆长”!

揭幕式当天,正值暮春三月,高大的落地窗外,樱花如雪,吹落成雨。高馆长心情大好地说:“你们看窗外,晓书馆开了,樱花也开了。

今年的樱花季提前了整整一周,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做了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樱花都提前开了。”

他摇着折扇,念了一首自己写的歌:你从一座叫我的小镇经过,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

此处应有BGM

谭维维《如果有来生》唱起来~

邀请函上的文案也非常清雅——“暮春三月,春服既成。

喜见径草晴翠,山樱如雪,趁取雅集于晓书馆,盼君莅临。

愿以诗书相亲,学以聚之,问以辩之。”

嗯,这很高晓松!

晓书馆内部分上下两层,按照天堂图书馆的模样,十多个原木色书架高耸入屋顶,书山书海的幸福感扑面而来。

书山书海里,早已预留好了大量阅读座椅,供读者徜徉在书海间。

图书馆里书香静谧,落地窗外花开花落,置身其中,恍惚有种回到大学校园时光的感觉,而高晓松就是那个造梦者。

作为矮大紧的迷妹粉,司马此刻只想问他:为何你刚用才华治好了我的颜控,反手就用晓书馆甩来一记颜值绝杀?!

好想趁樱花未落尽,打飞的去晓书馆看书!

眼馋完晓书馆的颜值

再来解锁晓书馆其他的彩蛋

关于建筑大神安藤忠雄

晓书馆所在的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是杭州一处著名的文化地标,又称“大屋顶”,它的设计师就是世界级的建筑大神: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是和贝聿铭齐名的建筑大师

也是“普利兹克奖”的获得者,这座被无数信徒奉为神迹的“光之教堂”,就是他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之一。

安藤忠雄素有“清水混凝土诗人”之称,他的建筑风格非常明显——偏爱质朴的混凝土质感,而且钟情用几何形状,引入光、水、风等自然元素,大屋顶就把这些设计理念体现得淋漓尽致,它的主体也是采用清水模工法,呈现混凝土自然朴实的质感。

在大屋顶内部,有数十个巨大的三角形采光窗,引入天光,为晨昏制造不同的光影变化,据说,这些三角形的灵感来自飞机,有没有一种欲乘飞归去的呼啸感?

晓书馆所在的一面落地窗外,围绕着浅水,一到夜晚,图书馆内的灯光、窗框、书格倒映在水面,风起微皱,波光粼粼,幻化成一场风与水与光的游戏。

最绝妙的是,整个大屋顶环植着数百棵染井吉野樱,每到暮春三月,群樱齐绽,如梦似幻,难怪当地人把这里比作世外桃源!

关于选书、伴读者计划和“晓围裙”

作为一家面向大众免费开放的公益图书馆,晓书馆内现有5万册藏书,以文史哲为主。每一本都是精挑细选,每一本可读性都非常高。

高晓松亲自参与了晓书馆建设的每个环节,尤其是选书环节,还特地成立了专门的选书团队。

他说:“我觉得选书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晓书馆书单里绝大部分是公认的好书,”还有一些是我推崇的,像《枪炮、病菌与钢铁》《百年孤独》这些必须有,还有阿乙等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

在这个被励志畅销书洗脑的时代,他主张人们回归到经典的文学、艺术、历史书籍中,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

除了书籍可供免费阅读,晓书馆还打造了一个“伴读者计划”——

不定期邀请作家、学者、艺术家到馆,作为伴读者,与读者促膝长谈,用一种更感性的方式分享自己的阅读体验和生命体验,高晓松本人就是“001号伴读者”。

他说:“我生在读书人家,开图书馆是我最大的梦想,后半生会用人脉、资源开书馆,做研究。”

杭州只是晓书馆的第一站,未来,他还会把晓书馆开到6座不同的城市,做成一个全国性的公益阅读品牌想想就觉得好期待!

从今年3月24日起,

晓书馆正式面向全社会免费开放,可通过晓书馆官网、微信公众号登记预约,据说现在预约超火爆!

不过值得提示的是,晓书馆采取每天限流300人制,如果临时逛到大屋顶,没有事先预约是进不去的哦

另一个有意思的是,人人都可申请成为晓书馆的志愿者,协助晓书馆的日常运营,他们还有一个超萌的名字:“晓围裙”志愿者。

第一批“晓围裙”有良渚文化村的村民,有周末来做志愿者的上班族和学生,也有温文儒雅的爷爷奶奶们,还有不同领域的专家……

穿上可爱的晓围裙,不仅能一天泡在书香中,而且感觉分分钟邂逅高晓松的节奏!

关于“理想谷谷主”和“杂书馆馆长”

晓书馆开馆仪式当天,高晓松邀请了自己的一位作家好友到场:麦家。

非常有趣的是,麦家在杭州也有一家公益图书馆:麦家理想谷。

和高晓松的晓书馆相比,麦家的理想谷更私人小众一些,没有wifi、茶水咖啡免费自助,更像一个对外开放的家庭书房。

不过,晓书馆也不是高晓松的第一间公益图书馆,他在北京还拥有一家“杂书馆”,收藏着近百万册珍贵的书籍文献,包括大量的线装古籍、民族民俗古籍,晚清民国期刊、名人信札手稿等,具有非凡的学术研究和文献保护价值,难以想象,为了收集这些古籍文献,高晓松和背后的工作者付出了多少心力心血。

他说:“在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需要有人来做这样的事情。民间存在着很强大的东西,不要把它埋没了。它已经很古老,已经放了很久很久,我们要走出顾影自怜的历史研究,让它变成一种悲天悯人的东西,而不是只有少数知识分子掌握的东西。”

所以,杂书馆虽说是高晓松的私人图书馆,但他也面向社会大众免费开放借阅,把它变成了一座公益图书馆。

杂书馆由作家张大春亲笔提写馆名

和晓书馆的文艺诗意相比,杂书馆显得低调古朴了许多,总体来说,杂书馆很北京,晓书馆很杭州,但是,都很高晓松!

这几年,被高晓松圈粉的人越来越多,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句话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

单说今年的《奇葩大会》,高晓松两次因“怼人”引发热议,一次是田朴珺发表了一通不知所谓的演讲后,说自己奉行的一种生活态度是:“但凡能活得让人妒忌,就别活得让人同情。”

高晓松秒回应:“但是如果能活得让人喜欢,就别活得让人嫉妒。”

一句话,人生境界高下立判!

还有最新一期《奇葩大会》

来了位身价200亿的富二代小伙子

据说中国有两艘航母,他们家就买了一艘,可是他说富二代这个身份,带给他最大的困扰就是没有幸福感。

他留学时父亲奉行穷养政策给他很少钱,如今他回到父亲身边,但是父亲控制欲又太强,让他非常苦恼。

高晓松开导说:“一个男人要有一以贯之的世界观。不能要自由的时候把西方那套拿出来,要钱的时候又把东方那套拿出来。”

一席话让人醍醐灌顶,如梦初醒,这是节目中富二代烦恼的根源,何尝又不是大多数人烦恼的根源?

这就是高晓松,有洞察世事的智慧,却并不愤世嫉俗,有犀利的锋芒,却并不引人反感,更加难得的是,他才华横溢,却并不文人相轻。

方文山去到《奇葩大会》,高晓松毫不吝啬表达了对他的赞美,什么时候上帝才能拿着我的手,也写出一句“漂亮的回旋踢”。

高晓松在《晓说》中讲《三体》,更是不停地表达赞叹,他说这是10年来他读过最伟大的中文小说,并N次隔着屏幕对刘慈欣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说:“大刘,你真牛。”

一直以来,高晓松都活得太精彩,他写过歌、拍过戏、出过书,开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实现了开图书馆的梦想,前不久更是被哈佛大学聘请为研究员。

人生梦想一个个实现,不敢想的梦似乎也变得触手可及,生活越来越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