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精神之二:富有

Date: 
Wednesday, April 11, 2018
Author: 
杨光

作者:杨光;本文完稿于2016年10月

昨晚和领导参加BARCC(BostonArea Rape Crisis Center,波士顿强暴危机中心)的年度募捐晚宴,回到家虽然已经近十一点,情绪仍然为BARCC的使命和成就而感动。麻州总检察官Maura Healey做主持,六百多人参加了慈善募捐晚宴。十八岁的Shira决定在昨晚向世界倾诉她的故事。她十五岁被强暴之后经历的痛苦以及深感越不过去的耻辱,是来到BARCC之后一点一滴地慢慢平息,也是在这里一点一滴地她建立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三年来她没有向任何人讲述她的经历,但是她曾经对她的social worker说过当她觉得自己彻底从黑暗中走出来时,她会对世界倾诉她的遭遇。Shira选择了昨天晚上讲述她的故事。

她说三年来她每星期都来BARCC,开始是做为受害人,后来她变成了倾听受害人的义工,直到今天上了大学,她说“BARCC让我意识到,他再也不会从我身上拿走任何东西,他永远拿不走我的快乐,他永远拿不走我的生命。”全场起立,无一不为之动容。一晚上募捐的金额高达几百万,每一个在BARCC为受害者呵护伤痛的都是无私的志愿者。最后一个上台的志愿者说她的梦想是BARCC不再存在,因为BARCC不在,就说明这个社会上不再有暴力和侵犯,不再有无助的受害者。改变世界的使命,由这些无数的无名英雄默默地承担。

麻州总检察官(AG)Maura Healey

想起来前天在纽约哈佛俱乐部听到的一个叫Liz Powers的年轻人的讲演。二十几岁的Liz在哈佛读本科时上了Nelson教授的社会学课,Nelson教授说年轻人在你们读社会学时,不要躲在象牙塔里,你们到街上走走,看看中央广场和哈佛广场的流浪收容所,你们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学。Liz是个在Wellesley蜜罐镇上长大的孩子,她以前当然也见过流浪汉,每天在哈佛广场上靠在Coop门口的墙上就有形形色色的流浪汉,但是她从来没有近距离地体验过收容所。她说长话短说,她从此之后的三年每周都去收容所做志愿者。突然有一天她发现收容所的地下室里摆了很多无人理睬的画,Liz是个小画家,看到这些画很多都是精品。她一问结果都是流浪者的作品,有些流浪者都已经不在人世。她意识到这些流浪汉当中有很多艺术家。于是她走遍了波士顿附近的流浪所,发现每一个流浪所都有类似的精品。

她从哈佛毕业那年,她说她感到无比的孤独。因为很多同学早在九月份就都拿到了各类咨询公司的高精尖工作,而她是唯一的一个想去改变世界,想在收留所做社会工作的人。她向学校申请了fellowship,拿着奖学金,她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她的梦想是要把这些艺术品都卖出去,卖出去的钱交给这些艺术家们,以增加他们的名气,以此达到这些流浪者经济上的独立,好让他们搬出流浪所,离开街头,找到自己的家。她的梦想感动了她的弟弟,姐俩从四年前开始做了大量的工作,卖出了很多幅画,让数十个艺术家们从街头上消失,找到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麻州前州长Deval Patrick就买了几幅她公司卖出的画。Liz是整个饭厅里年龄最小,笑得最美的人,她讲完话之后,近两百多哈佛的老校友和捐款人都站起来为她欢呼。而她谦逊地说,不要给我欢呼,如果没有你们慷慨的捐款,哈佛不会给我这样一个已经毕业了的连工作都没有的人奖学金,让我去追求改变世界的梦想的。这番话,再次引起热烈的掌声。改变这个世界,让它变得更好,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哈佛精神。

精神和心灵上的富有永远是让人最踏实的富有。物质上的一切都有可能瞬间消失,而精神上的善良,同情心,想去改变世界的梦想将是永远伴随人生的。这个星期我还参加了TIFF投资年会,早上开会之前拿咖啡时遇到一个瘦小的女人,相互介绍后才知道她在PlannedParenthood工作,这家慈善组织在总统竞选中成了热门的话题。假如一个女人被强暴后怀了孕,她有没有权利和平台选择怎么样对待胎儿,就是这个组织的使命之一。

我对她说我敬仰你们的事业。说起来这个组织还有个小插曲,去年圣诞节开始儿子宣布不再要圣诞节礼物,让我把准备给他买礼物的钱捐给Planned Parenthood。前两个星期他过生日时还是同样要求,不要礼物,一定要给礼物的话就把钱捐给PlannedParenthood。我向这个瘦小女人表达敬仰时说到我两星期前还以儿子的名义给你们捐过款,她突然放下咖啡,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她说谢谢你们一家人。

昨晚在BARCC募捐达到高潮时,我骄傲地看着领导举着黄牌子在掌声中捐款。生活里可以没有游艇,可以没有海边别墅,但是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我们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家庭。

培养孩子长大,是功利地盼望他们都进常青藤赚大钱,还是希望他们能有一颗善良的心,愿意和世界分享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财富,是每一个家长应该常问自己的问题。这个世界不需要太多自私自利安逸度日的贫乏,但是需要更多像Shira和Liz Powers的富有,哪怕自己受了磨难,都忘不了停下来向别人伸一只手,让每个人都能站起来,找到做人的尊严和勇气。

作者:杨光;杨女士在哈佛基金投资管理 (Harvard Management Company)担任多年高管,于2014年被 TheBostonSecurity Analysts Society, Inc. (BSAS)任命为董事长,是BSAS史上第一位非美国出生的董事长。本文经作者授权发表,版权归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