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继承者:李泽钜与李泽楷

Date: 
Sunday, April 8, 2018
Author: 
互联网

兄弟俩

李嘉诚位于深水湾道79号的花园别墅有3层,每层200多平方米。这是1963年他与表妹庄明月结婚后,斥资63万港元买下的大宅。他一直居住于此,长子李泽钜与次子李泽楷也都在这里出生。1993年,李泽钜新婚大喜,媒体终于得以获准参观李家大宅的花园。此时,李宅已经转到李泽钜名下。李泽钜与新婚妻子王富信住在二楼,李嘉诚住在三楼,父子二人同居一个屋檐下,关系极为紧密。而李泽楷在这里却没有自己的房间。他以离工作地点太远为由,搬了出去,几次辗转:先在金钟康域酒店租房住下,不久又迁往太古城太古屋村的普通公寓,然后又租住山顶道半山裕景花园的两个房间,直到1994年,以1.2亿港元购入石澳大浪湾道12号的一块地,兴建了一所木屋。

当年,李泽钜豪门婚宴的奢侈被港媒渲染得淋漓尽致。令一些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去接新娘的迎亲车队中没有弟弟李泽楷。直到11点多,接新娘的车队回到李宅,李泽楷才姗姗来迟,将丰田车默默地停在路旁。1993年,李泽钜刚刚被任命为长实集团副董事总经理。李氏商业帝国由谁继承,看来早已有所安排,接班,也早已有计划地一步步开始。稳重的李泽钜每一步都谨遵父训。曾在香港参加过许多次李嘉诚新闻发布会的新华社记者刘诗平说:“每一次会议,发言的李泽钜都坐在李嘉诚身边。华人的传统文化和商业逻辑都倾向于长子继承,虽然不是必然。两个儿子的角色,自然是精心安排的结果。”

李嘉诚(右)与长子李泽钜在长江实业2008年业绩发布会上

李泽楷搬出李宅,被视为独立宣言。媒体热衷于追逐他,将他描述为一个试图摆脱父亲阴影、锐意开拓新兴科技的媒体领域的大亨。他的衣着头型无一不被细致地报道和模仿——起初是宝蓝色恤衫、卡其色西裤、啡色皮鞋和越剪越短的头发,后来是Zegna西装加领带,再后来是Timberland休闲装。1991年,港英政府发放卫星电视牌照,李泽楷向父亲借了5亿港元,成功获得香港首个卫星电视。卫星电视在开播两年内,覆盖了将近5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300万家庭用户。1993年5月,在加拿大(也有一说是在地中海)一艘游艇上,李泽楷在一位私人顾问的陪同下,将卫视64%的股份售予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李家当初投入仅1.25亿美元的项目,成功以9.5亿美元易手。从中获利的第一桶金,成为李泽楷与父亲分道扬镳的筹码。在交易完成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宣布出走和记黄埔,在新加坡借壳上市,创立盈科拓展。看起来,李泽楷似乎自立门户了。但卫星电视作为新兴事物,成败还未知。直到2000年李泽楷收购香港电讯之前,盈动还一直没赚到钱,1999年中期报表显示,盈动亏损3970万港元。而细看卫视最重要利润来源——广告客户,万国宝通、百富勤、国泰航空等香港商业伙伴,却无一不是父亲的老关系。以百富勤为例,它的创立者杜辉廉就与李嘉诚有长达30年的合作关系;当杜辉廉创立百富勤时,李嘉诚是它的投资者之一。国泰航空的主席何礼泰,与李泽钜一样,也是汇丰银行董事会的非执行董事。

许多关于兄弟二人的传记都认为,李泽钜优秀听话,读书成绩比弟弟好得多,深得父亲喜欢,由此激发的逆反心理促使李泽楷疏远了家庭的庇护而自立门户。李泽楷与母亲庄月明的关系十分亲密。未被李家授权的传记《我是我自己——神话背后的李泽楷》一书中描述,1990年,李泽楷在母亲去世前,每天恭候母亲起床吃早餐。在她去世的那天早上,“待得他悠悠醒转时,竟然发现,盖在他身上的,是母亲的晨褛。而母亲呢?她已不在”。庄明月之死对于香港人来说,一直是个谜。李泽楷在多年后回忆起庄月明时,说她曾长期失眠,郁郁寡欢。母亲之死,对父子关系打击巨大。许多外媒记者都曾试探李泽楷对父子关系的看法,但都被他毫不客气地回绝。

据说,少年时代,兄弟俩的关系也并不亲密,放学后各走各的路,各玩各的。同在美国留学期间,李泽钜埋头苦读,李泽楷则到处兼职,两人来往甚少,以至于李泽楷经常打电话给母亲诉说孤独。在婚姻上,李泽钜与父亲一样,鲜有绯闻,家庭稳定,其妻王富信还为李家生下第一位男孙。这对于一个家族的维系来说,无疑是重要的。李泽楷迟迟未婚,他对女人不断见异思迁的兴趣以及他的绯闻,向来是娱乐版的头条。2009年,梁洛施为李泽楷生下儿子李长治后,父子关系似乎出现一些转机——李、梁二人带儿子回港为李嘉诚贺寿,又罕见地跟父亲一起祭拜亡母。曾被绑架过的李泽钜,一家非常低调,除了大女儿公布名字为燕宁外,其余孩子的名字一直保密。但李泽楷三个儿子的名字都是公开的。最终,李泽楷的这段婚姻,就如他的每段感情,很快又走到了尽头。分手事件后,李嘉诚只说:“他从7岁就不听我的了,何况他现在47岁了。”

早已开始的继承

《华尔街日报》如此评述李嘉诚的家族继承:香港新任特首将走马上任,但见证权力政治中真正转变的是耄耋大亨们的接班计划。“李嘉诚或许能够将自己的财富和公司传给儿子们,但这位84岁的大亨在过去50年中积累下来的政治人脉和威望却没有这么容易传下去。”

曾多次采访过李嘉诚及其身边高管的《中国经济季刊》总编乔·史塔威尔(Joe Studwell)描述李嘉诚:与其他香港大亨一样,在李嘉诚每天长达16~1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中,日程安排的性质却不同于一般的管理者,打理人际关系占据了最重要的日程表。史塔威尔如此概括:“他们与其相关的后勤人员,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确保大亨与占支配地位的政治领导人的合影挂在他们办公室的墙上(并把失势领导人的照片拿下来),组织打高尔夫球,把大亨的家、游艇、酒店供给他们要讨好的人任意使用,解决领导人任性的孩子问题。”

这种生活与工作方式,几乎完全被李泽钜与李泽楷所复制。曾经一度,李泽钜的劳斯莱斯房车里装了最新版镭射影碟机,成为报刊热议的新闻。李嘉诚站出来说,这是他要李泽钜装的,因为劳斯莱斯是用于接客的,应该方便客人消遣。与弟弟相比,李泽钜隐遁在媒体的聚光灯外。但他平静的简历,叙述着很多故事。除了在父亲的企业担任要职,他还担任汇丰银行董事、香港策略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区政府营商咨询小组成员、中美洲巴巴多斯名誉驻港领事(巴巴多斯是前英国殖民地,离岸司法辖区,李泽钜对加拿大投资的重要金融工具)、港事顾问、总督商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李泽钜25岁时,参与了被外界誉为李嘉诚最伟大的投资——赫斯基石油的收购。李嘉诚一直对外宣称,这是李泽钜主导的收购。为了在法律上使控股合法,李泽钜加入了加拿大国籍,收购由李泽钜出面进行。担任了10年和黄大班的英国人马世民(Simon Murray)在收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马世民曾经当过法国雇佣兵,参加过法国与阿尔及利亚之间的战争。他与李嘉诚之间的交情,始于他在香港做怡和贸易的代表之时,怡和洋行当时是香港商界人人肃然起敬的英资财团。马世民到李嘉诚的长实公司推销冷气机,希望长实在未来的大厦建筑中,采用怡和经销的冷气系统。李嘉诚非常敏锐地与马世民建立了交情,并在1984年高价收购了马世民所创立的达汶汉姆(Davenham)咨询公司,这个公司里,纳特·罗斯柴尔德持有50%的股份。如果仔细搜寻马世民的行踪,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曾有报道,他后来被任命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的主席,而在这一任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正是纳特·罗斯柴尔德。如果再仔细搜寻,他后来还曾是中海油和通用电气公司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且是参与无锡市政府与国联集团组建的人民币基金中少数具有外资背景的基金。

1986年,李嘉诚在国际油价每桶跌至11美元时,通过家族公司斥资32亿港元收购了赫斯基52%的股权,其中,和记黄埔与嘉宏国际合组的联营公司Union Faith购入43%股权,李泽钜则购入9%股权。此外,李嘉诚拥有9%股权的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也购入赫斯基5%的股权。在马世民的协助下,李家完成了对赫斯基的收购。赫斯基现在已经成为李嘉诚商业帝国的现金奶牛,和记黄埔2011年度财报显示,虽然旗下其他资产收益总额有所下滑,但赫斯基的净盈利则飙升135%。最近,赫斯基悄悄撤离了曾在北京设立的中国代表处,搬迁至深圳的蛇口工业区,这一南下举动,被媒体视为全面介入中国南海石油勘探的关键信号。不仅如此,它与中海油在南海区块的合作,也成为中海油收获高储量深海气田的最大功臣。作为赫斯基的联席主席,李泽钜从父亲那里承袭下来的关系网在这一系列战略背后始终若隐若现。

李嘉诚次子李泽楷

1992年4月,李嘉诚突然辞去了汇丰银行董事局非执行副主席的职务。他辞职之际,正是一个敏感时期。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香港回归日期临近,香港每年以6万人的速度外流。这其中,绝大部分是工商业者和专业人士。许多上市公司也纷纷迁册海外。仅1990年,香港就有77家上市公司迁册海外,占香港上市公司总数的1/3。在香港的四大财团中,只有李嘉诚的长实系集团和施怀雅的太古洋行集团尚在香港注册。舆论盛传,香港最大财团汇丰银行,将借收购英国米特兰银行之机,变相迁册伦敦。1992年,汇丰完成了迁册。舆论都传,李嘉诚是因对汇丰迁册持反对意见,其意见未被董事局采纳,才退出董事局的。但这也许不是李嘉诚辞职的真实意图。

著有《汇丰帝国》、《洋行之王——怡和》等书的新华社前驻港记者刘诗平说:“李嘉诚是在英国资本与华资力量在香港的交替轮退之际,利用个人特质,抓住了历史机缘。”李嘉诚、包玉刚等大亨构建商业帝国中最关键的一步,汇丰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它不仅借款15亿港元助战包玉刚拿下怡和洋行的九龙仓,而且将其所持的和记黄埔接近1/4的股权售予李嘉诚,使其成为华商‘入主英资大行的第一人’。当时,怡和、太古等英资洋行均对和黄觊觎已久。汇丰不但选择李嘉诚为买家,而且开出每股7.1港元的价格,不到和黄每股净值的一半,同时延期支付八成款项”。曾经任港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的顾汝德后来分析道:汇丰曾利用金融实力支持英资公司抵御华资的挑战,但到最后,还是决定支持商业上的赢家。它是否是在向中国及本地华资示好,众说纷纭。但经此一役,两大英资集团——怡和和汇丰,在香港的地位发生了改变,汇丰跃居怡和之上,在香港地位更加显赫。这一转变,与华资逐渐取得英资公司的控制权同时发生。“李嘉诚与英国资本的血肉联系,无法抹杀。”刘诗平说。

李嘉诚选择此时辞职,并在所有人众说纷纭之际,顺水推舟让李泽钜进入汇丰董事局,接替了自己的位置。汇丰作为香港最大的财团,继船王包玉刚之后,唯有李嘉诚获得过如此显赫的职位。李嘉诚择机将资历本来不够的李泽钜安排进来,在这一关键性职位上,又完成了一次继承。而其他那些暗示着与香港政界关系的职位,其继承,也就顺理成章。

李泽楷继承了什么

李泽楷虽然开的车很普通,但据说,他的私家车车头玻璃上贴满了各类会所的停车证,如马会、深湾游艇会、皇家高尔夫球会……林林总总,不下10个。李泽楷最大的嗜好,就是开快艇、驾飞机,还有潜水打鱼。在李泽楷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从撒切尔夫人、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到新加坡总统李光耀等人照片——他最崇拜的人是李光耀,而不是他父亲。

很多香港的观察者,都视李泽楷为创业者,而非继承者与守业者。实际上,他虽没有在李嘉诚的集团内工作,却仍然是李嘉诚的继承者。他的第一个买卖,是向父亲借了5亿港元才做成的;他与默多克谈判时,他的游艇和守候在外的直升机,都来自他的父亲,否则他也不可能有底气与默多克坐在一起;而现在,李嘉诚又决定给他一大笔钱收购他心仪的公司。财富的继承是无疑的。而声望与权力的继承,其实也早已开始。

1998年,李泽楷成功游说董建华和香港政府支持建立“数码港”,凭借一纸上谈兵的计划,科技包装地产,免费获批一片64英亩的土地并获独家开发权。这一事件,引起香港舆论、市场和其他八家房地产商的激烈批评。所有人都很清楚,如果没有李嘉诚与董建华的交情,李泽楷是不可能有胜算的。如果说,这件事说明,李泽楷的脚跟还没站稳,那么2000年他在收购香港电讯时所体现出的高超财技,则是一次继承的宣示,虽然结果不尽美好。

香港礼宾府2001年度勋衔颁授典礼上,(左二至右)李泽钜、李嘉诚、董建华、李泽楷、王富信合影留念

香港电讯的大股东是英资公司大东电报局,它持有香港电讯54%的股票。过去,香港电讯在香港享受独家经营权,也就是垄断企业,从而为资本市场提供了丰富的想象力。而现在,这个权利已经被香港政府用赎买的方法剥夺了。香港的电信市场已经放开,香港地区有电信经营牌照的公司达9家之多。香港电讯对大东来说,已没有太大的价值。而李泽楷的盈动尚无业绩,继续处于亏损状态,需要通过购买香港电讯这样的盈利企业来提高业绩。

收购香港电讯这个庞然大物,需要巨额现金,资金调动能力是关键。盈动手头可动用的现金只有240亿港元,而竞争对手——由李光耀次子李显扬执管的新加坡电信,手中可动用的资金达930亿港元,还得到了新闻集团默多克的支持。李泽楷向香港电讯股东之一的中国电信求援。中国电信拥有香港电讯10%的股份,也不愿香港电讯被售予新加坡电信,而香港电讯非执行董事李国宝也从旁鼓励李泽楷。为了增加收购香港电讯的本钱,盈动一方面进行配股,以每股23.50港元配售2.05亿股,筹集10亿美元。另一方面着手向银行贷款。中国银行积极配合盈动,2月14日,在BNP百富勤、中银国际的帮助下,这项配股在两个小时内就完成了。一般情况下,没有半年时间,是很难完成的,效率之快,令人惊讶。贷款也很迅速。仅仅一个星期,2月22日,由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巴黎国民银行以及巴克莱银行等四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答应向盈动贷款130亿美元,折合港币1000多亿元。其中中国银行占50亿美元,汇丰占40亿美元。盈动将以香港电讯股份作为这笔巨额贷款的抵押品,整项过渡期贷款分为6个月及一年期两部分。同时,盈动的两家战略性伙伴——美国的CMGI及日本光通信,各向盈动注资5亿美元。最终,盈动以2900亿港元收购香港电讯。这是亚洲金融风暴之后,香港银行团首次组织的规模最大的贷款。

这场收购后来虽然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成为李泽楷的滑铁卢,但其扣人心弦,仿若其父近30年前的那场击败英资置地集团的收购战,展示了李泽楷从父亲那里所承袭的高超的财技,其后,是财团构成的权力与财富关系网。然而,这桩亚洲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却成为李泽楷的败笔。并购仅半年后,全球新经济退潮,互联网泡沫破裂,6年间,电讯盈科市值蒸发近90%。2006年,不堪债务重负的李泽楷不顾第二大股东中国网通的强烈反对和中央政府的意见,宣布出售电讯盈科。3年后,电讯盈科在一片反对声中实现私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