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中国人必须要致敬的人!可我们却被美国人抢先了,今天我们的头条必须为她!

Date: 
Sunday, March 11, 2018
Author: 
互联网

在今年第59届格莱美颁奖礼上,有一个环节,是向去年逝去的音乐大师致敬,一张张熟悉的欧美脸孔不停地闪过,他们都是全球著名的传奇音乐人,突然间,荧幕上出现了一张东方面孔!

她是今年格莱美,唯一一位被致敬的中国音乐家,格莱美对她的介绍是:The first lady of Chinese Opera中国第一歌剧夫人你能想象她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已经90岁高龄了吗?

她的嗓音曾在世界各地飞舞,被人们誉为“中国之莺”,她的《长城谣》、《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蚌壳》等作品在中国家喻户晓!她是世界闻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中国近现代声乐教育奠基人之一,她曾获中国音乐艺术最高荣誉奖“金钟奖”,法国政府也曾授予她“法国国家军官勋章”。

她一生在音乐上获奖无数,也是廖昌永、魏松、王作欣等众多,世界乐坛名星的恩师,她是被人们尊称为先生的传奇女性,是中国的真正国宝级大师!

她过了90岁,还仍然坚持给学生们上课,她没有收过一位“关门弟子”,因为她直到生命最后一刻才关门……她的一生,就是一个世纪,3月4日,是她逝世一周年的日子,今天,我们都应该向她致敬!

她,就是周小燕

1917年8月17日,周小燕生于湖北武汉,父亲周苍柏是我国第一代银行家,为我国革命事业做出过诸多贡献。

母亲董燕梁出身于书香门弟。

周苍柏

父亲没有音乐细胞,吹拉弹唱样样不会,却酷爱音乐!母亲怀她时,父亲天天拉母亲去听音乐会,还说“音乐就是最好的胎教”。

她稍大些,父亲又给她买了许多乐器,吉他、班卓、钢琴、小提琴……让她每天跟弟弟们一起弹奏。

在父亲的影响下,她从小就对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8岁时,她带着要在音乐上一展宏图的梦想,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习钢琴和声乐两门主课。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沦陷被日军统治,她不愿意留在沦陷区做日本人的顺民。

就毅然放弃学业,回到家乡武汉。

她坚定地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却也有着随时为民族放弃前程的勇气!

回乡后,她迅速投入到抗日运动中,她帮助将士们缝制棉衣,到医院帮忙照顾伤员,和好友组成武汉合唱团演唱抗日歌曲,从此她走上了音乐救国之路。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面是故乡,……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

刚满20岁的她眼含泪水,在街头,在医院,在炮火声中,用她独特的嗓音,一遍又一遍深情地唱起《长城谣》。

她演唱的《长城谣》被录成唱片后,迅速就红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这首歌感动了无数中国人,也激发了海外侨胞的爱国热情!

侨胞们都踊跃地为祖国捐钱捐物,有些人甚至直接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回国抗战!

含泪首唱《长城谣》,成为激烈人心的强心剂

不仅是《长城谣》,《歌八百壮士》,《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等等,脍炙人口的抗日名曲,都是她来首唱的!

在她的一生中,对她影响最大的就是,她那胸怀天下的父亲,让她懂得了什么是至高至善!

一个个地方被占领,一个个城市沦陷了,她的父亲却坚信中国一定会取得胜利,父亲认为等战争结束,中国想建设就需要大量有学问的人才,因此决定将她和大弟弟送往法国留学,在她动身去法国前,父亲嘱咐道:“不要忘了你是个中国人,学好了,要处处替中国人争光。有没有文凭是次要的,要学到真本事。学成后一定要回来,为祖国效劳。”

那时年少的她已将父亲的话牢记于心。

1938年,她抵达法国巴黎后,进入巴黎俄罗斯音乐学院学习声乐。

经过7年的寒窗苦读,28岁就登上了巴黎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以精湛的技艺,独特的歌喉,瞬间征服了挑剔的法国人,第二天,她的照片,名字,就出现在了法国各大报纸上!

她在欧洲事业蒸蒸日上,能用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俄语演唱各国歌曲。

29岁时登上了英国伦敦的白宫剧场,紧接着又在卢森堡,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之后受邀访问德国柏林,再次举行个人独唱音乐会,演出结束后,德国报纸兴奋地报道:“一个中国的黄莺唱出了舒伯特的歌声!”

她还在巴黎为赵元任、钱三强、竺可桢等大师演唱中国抗战歌曲,激发了海外华人的爱国回国的热情。

《巴黎周刊》曾这样评价:“她完美无瑕的声乐技巧,连音、跳音、轻音、半强音和强音都很明亮,给人以不寻常的享受。”

左一周小燕

1947年,她又登上仅为世界一流音乐家,举办音乐会的加伏大厅,成功举办了自己的独唱音乐会,之后,她还受邀参加了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一场音乐盛会:首届“布拉格之春”音乐会,一同参加的还有肖斯塔科维奇,梅纽因等大师。

她将中国音乐作品带上了国际的舞台!

这次盛会奠定了她在世界音乐界的地位,世界各国的邀请函铺天盖地地袭来,她成为了誉满天下的“中国之莺”!

在欧洲的9年,她无时无刻不惦记大洋彼岸的祖国。

一有机会,她就向西方人传播中国文化,每次登台,她都是一袭旗袍,每次演出,也都坚持演唱中国歌曲。

有人问一个法国汉学家,为什么会对中文产生兴趣。

他回答说:“我曾经,听见一个中国姑娘唱中国歌,让我觉得中国语言美极了!”

而他所说那个中国姑娘,正是周小燕……

国外再好那是别人的家,她在欧洲事业最辉煌的时候,毅然选择回到当时一穷二白的祖国。

1947年,她带着一颗爱国心,和音乐救国的梦想踏上归国之路。

回国后,她为苦难的同胞四处奔走,上海学生发起了“反饥饿反内战”运动,她二话不说就接受学生们的邀请,到复旦大学、交通大学等大学演唱。

新中国成立后,她被上海音乐学院聘为声乐老师,从此开始了自己近70年的教学生涯。

回到中国后,那时她已经过了30岁,家人朋友都为她着急,劝她找个差不多的男人就嫁了得了。

但她不愿意,她要等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出现!才有底气去等待纯粹的爱情。

这个美丽坚强独立的女子,最终等到了她的真命天子,赢得了她想要的爱恋。

他,就是中国一代电影宗师,张骏祥

张骏祥在美国耶鲁大学时

大她七岁的张骏祥,1927年考入西洋文学系,1936年,又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公费留学生,进入美国耶鲁大学戏剧研究院,专攻导演,兼学编剧等多种课目。1939年硕士毕业后,随即远涉重洋,返回硝烟弥漫中的祖国。是一位十足的热血爱国青年。

张骏祥在美国耶鲁大学时

1952年,这对才子佳人终成眷属,举办了一场简朴的婚礼,互相许诺一生不离不弃,后来他们的生活的确做到了彼此当初的承诺,他们的爱情与婚姻至今都仍被传为佳话。

然而幸福温馨的日子没过上多久,那场浩劫就轰轰烈烈地来了!

她不能看书,不能唱歌,不能教学生,年幼的女儿被派到黑龙江插队。

创作电影艺术的丈夫被派去养猪,搞音乐艺术教学的她则被派去养鸡,一对才貌双全的艺术家却被,人们嘲笑为“猪公”、鸡婆”。

父亲病危,她跟组织申请,希望能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如此合理的请求却被残忍地拒绝了,得到的答案是“人死了,你还去什么呀?”在那个荒唐的年代,她只能吞下所有的不甘和泪水。

最令她感到痛苦的不是自己的遭遇,而是文革期间大量书籍、唱片被毁,中国教育水平、文化水平急速倒退!

在如此艰难的时刻,她始终没有放弃培养学生。她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带学生到家中倾听“幸存”的法国旧唱片,给他们讲课,指导他们演唱,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她竟然培养出一批具有国际水准的学生!

文革后的一家人

文革结束后,有一位美国记者问她:“你这一生吃了不少苦,从法国回来后悔不后悔?”她回答:“不后悔。这里是我的祖国。我为她出力了,我不后悔。如果我没有为她出力,我才会后悔。”

出国时,父亲就对我说:一,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国人,二,学成后回来报效祖国。当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学好了,也演出了,并且获得了肯定和好评,应该回来了。祖国,这不是虚幻的,她再贫穷、再落后、再多难,一个人对祖国要永远充满,真挚情感和义无反顾的爱。

这个爱是刻骨铭心的,摧毁不了的。这是她朴素的“道理”。

有外国记者居心叵测,想听她说说文革的黑暗,她却没有讲一句祖国的不好,只是说:“它教给我很多知识,比如养鸡”。

她熬过了这场劫难,重新站上讲台,拿起粉笔,充满热情地投身到振兴教育的事业中。

在她的课堂上,无论你是富贵是贫穷,她全部都会一视同仁。

她收学生唯独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他是不是爱国”她对所有的学生,都提出过这样一条原则:永远都要明白自己是中国人,要为祖国工作,为人民歌唱。

1984年,在维也纳国际声乐比赛上,她带着亲自培养的4个中国学生,打败了另外243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金嗓子,一举夺得三个金奖,一个银奖!

震惊整个世界!连评委会主席都惊呼:“要不了20年,西方歌剧舞台将被中国人占领”!

在本该退休的年纪,她仍风风火火地走在路上,一听到歌声,一看到学生,她就精神抖擞两眼放光!

老伴张骏祥曾说:“小燕,除了躺倒在床上睡觉,其余时间全部都给了她的学生。”

在她的生活里,没有休息日,只要学生需要,她随时可以上课。

她说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将来带不走,任何时候,只要学生肯学她就愿教。

她不仅教学生如何唱歌,还教他们如何做人。

她告诉学生们,如果想做一个完美的歌唱家,必须要先培养自己的内在美,只有内在美的人,才能唱出一首首震撼人心的歌曲!

如果有学生在生活上有困难,她会让学生住在自己的家里,悄悄地帮贫困的学生交学费,她不舍得让任何一个有才华的学生,因为经济条件而被埋没。

歌剧在中国并不受欢迎,她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歌剧人才,但是许多学生学成后却跑到了国外,因为在中国无用武之地。

为了帮祖国留住人才,为了给这些学生们一个中国舞台,70岁的她,创办了周小燕歌剧中心!

当时有句话叫“中国歌剧走入低谷”,可她不相信,她要带着中国歌剧创造辉煌!

她带着学生排练经典歌剧《弄臣》,结果排练时不小心摔倒,导致大腿股骨骨折。即使在病房里,她仍然坚持给演员做指导,最后,《弄臣》演出大获成功,证明了歌剧,在中国也可以发光发热!

1996年,和她携手走过,40年风雨的老伴去世了……有人劝她该去国外生活养老了。而她却坚决地说:“我不去,我的学生都在这里,我去那里干什么!替外国人培养学生我不干,我只为中国培养学生。”

1995年,是抗战胜利50周年。

78岁高龄的她,站在长城上,身穿黑底红花旗袍,再次含泪唱起了《长城谣》,20岁时她哭了,是因为国恨家仇,78岁时,她又哭了,那是因为看到祖国的繁荣昌盛!

她感慨道:“我从1917年至今,经历过很多,见证过很多,旧中国的积贫积弱,新中国的发展,有很多比我更有才能的人,他们可能没有我这么幸运活到这么大。所以我希望我活着的每一天,都能多付出一些,活得更有意义一些。”

她说要更多付出一些,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81岁时,她被医生诊断为脑血栓,说不出话,是中风的症状。

一个月后,病情刚刚有些好转,她就叫学生来上课。

后来,一位针灸大师找到她,说有把握能帮她治好,她听到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太好了,我又能工作了!”

第一天治疗后,她可以抬手走路了,她兴奋极了:“我又能穿高跟鞋了!我又能弹钢琴了!”

果然,3天后她就真的穿着高跟鞋,踩着轻快的步伐去听学生的音乐会。

82岁时,她又做了一次大手术,术后引发肺炎,亲人来看她,她躺在病床上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刚才昏昏沉沉做了个梦,带学生参加国际比赛,地点突然变了,曲目也变了,急得我一身汗!”

她一次次地战胜病魔,一次次地从鬼门关走回人间。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学生,还有着太多放不下的牵挂!

她的儿子曾经很羡慕妈妈的学生,因为妈妈将时间全部给了他们,长大后,他才渐渐明白了。

他给妈妈写了这样一封信:“你脑子里只有你的学生没有你的儿女,现在我感觉到你是对的,假如你脑子里那个时候只有儿女,就算是我们成器成材了,也只有两个……”

2000年至2002年,她在上海,先后主持举办了三届国际歌剧大师班,邀请了十多位外国专家执教,促进了中西音乐文化交流。

因为她的贡献,她被授予了,中国音乐艺术最高荣誉奖——金钟奖,法国政府也授予她法国国家军官勋章。

对我们来说,有氧气就能活下去,可对她来说,没了学生就活不下去!

非典时期,上海停了学校的课程。这段时间让她特别地难熬,她痛苦地说:“我难受死了。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他们就是我的生命啊!”

2005年6月18日,88岁高龄的她,在上海大剧院舞台领唱《长城谣》。

有人劝她不要唱,万一唱坏了,就毁了一世英名,她毫不在乎地笑了笑说:“抗战胜利60年了,应该唱一唱。这回不是唱声音,是唱精神。”

等到了她95岁高龄时,她还坚持每周上20节课。

有一个学生对外说,自己是周老师的关门弟子。

她立即反驳道:谁跟你说我关门了!

有人就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关门,她回答:“盖棺的时候关门,我要干终身!”

一批批学生在她的教育下,逐渐长成良木,直指云端。

她培养出众多享誉世界的歌唱家,这些学生或是留在国内,为祖国培养新一代音乐人才;

或是活跃在国际的舞台上,努力为中国争得荣誉!

这位伟大的老师是真正的桃李满天下!

你知道吗?

这些著名歌唱家都出自她的门下。

刘捷,原本是位铁路工人,他是第一位为新中国,夺得国际声乐大奖的歌唱家。

张建一,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20世纪末被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授予“二十世纪杰出人才”奖,2005年,被授予“百人音乐家最高成就奖”,还被选入“二十世纪杰出音乐家”一书。

任谁知道都会惊讶!他在遇到周小燕之前,是一名没有一点乐理知识的玻璃厂工人。

魏松,是她的大徒弟,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法国巴黎国际声乐比赛评委,现任上海歌剧院院长。

被誉为当今世界最优秀的男高音!

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廖昌永,完全没有音乐知识,却在她的教育下成为了中国观众熟知,世界乐坛公认的实力派艺术家!

他曾回忆说:“周先生特别容易亲近,在她那儿无拘无束。听周先生评点,真是一次免费的艺术享受。”

培养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她却从不自大,也不摆架子,一直是一贯的朴实模样。

她觉得,人生就像画一幅画,不必让人知道作者是谁,只要真品能流传下去就可以了。

培养学生也是如此,不必让人知道是哪个老师培养的,只要学生能够传承她的精神,继续为祖国做贡献就可以了。

她不怕老,也不服老,她从未想过停止或后退,她还在不停地奔跑!拼了一辈子,也美了一辈子!

97岁,她还像个少女似的,脚踩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得体的衣服,她跟年轻人一样喜欢时尚,喜欢新潮的东西,她开玩笑说自己可以去评选,吉尼斯“史上年纪最长的时尚老太太”!

无论任何时候,她都是优雅的。

那是因为她觉得: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这是礼貌,也是尊重别人。

到了98岁,她仍然壮志未酬,她想打造一部真正能走遍全国、走向世界的中国原创歌剧!

她说自己的艺术生涯,才刚刚踢完足球的上半场呢!

然而岁月不饶人,她的身体却已经到了极限……

她重病在床,已经无法下地走路,即使无法当面聊,她就拿起手机,和学生建了个微信群继续沟通,她不停地和学生们讨论着原创歌剧,为学生们解答在音乐上的疑惑。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心心念念的仍是学生和音乐,她还想为祖国做好多好多的事情……可是死神,却不肯再放过她了……

周小燕的音乐人生

2016年3月4日凌晨,中国第一歌剧夫人周小燕,因病告别了这个她深爱的祖国,享年99岁……

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

从青丝到白头,她的一生中,用十年成长铸就了自己的品格,用十年风雨完美了自己的才华,用七十年光阴无私为祖国奉献,栽培树木最后收获千万的栋梁!

有人说,世上最美的女子,应当有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人安心。

世上最好的老师,应当有一种高贵的执着和无私,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为学生着想。

而她一定就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子,最好的老师,今天她离开我们整一年了,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致敬,周小燕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