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镜头记录上海,收获3份美国名校录取书

Date: 
Wednesday, February 7, 2018
Author: 
互联网

成绩一般就无缘好学校?Steven不同意。

这个19岁少年凭借对摄影的热情和坚持,把摄影水平磨炼出专业范,最后获得了很多人(包括招生官)的认可。这个少年的成长经历或许可以给成绩普通的孩子们一些借鉴。

Steven摄于上海

从小到大,Steven并不是不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小孩”。他调皮捣蛋、不写作业,很多人似乎能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初中班主任甚至对他母亲说:

你儿子成绩不好,学习态度更差。他根本考不上高中。

可就是这样一个老师口中“考不上高中”的少年,却凭着8年间对摄影的执着爱好,打动了招生官,最终拿到美国3所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关于申请大学的经验,Steven这样总结:

比起成绩,美国大学更看中你的忠诚度和独特性。

我摄影8年,很少有同学能对同一件事坚持这么久;周末大家都去玩了,而我要跟拍学校活动,还要编辑学校year book,对学校的忠诚度显而易见。

高一暑假,我回国为上海老建筑做摄影采访,是对家乡的高度认同,这点也是美国高校很看中的吧。

那么这个少年如何磨炼自己的摄影?他的照片又为何可以脱颖而出?

摄影是爱好,更是生活方式Steven爱上摄影的契机是11岁那年去新疆。面对连绵壮美的山川湖泊,他第一次举起了相机。那次拍的照片早就找不到了,Steven对摄影的爱却越来越深。一个人在美国读高中时,相机就是他记录生活的方式。

Steven的相册

不久,全校都知道有个很会拍照的中国同学。只要学校有活动,Steven就会和校长肩并肩去围观拍摄。拍的最多最难的,就是体育比赛。

Steven高中的长曲棍球比赛

运动中的人物对器材和抓拍技能要求都很高,Steven每次都必须扛着10公斤的器材去拍,一拍就是大半天。比赛都在室外进行,风吹日晒都是日常。

高中长曲棍球教练兼历史老师

努力是有回报的。Steven的摄影技术越来越好,面对任何环境都能很快找到合适的元素和构图。这个暑假回到上海,他迅速混入了本地爬楼圈,一有空就去高楼上转悠。

所谓爬楼,就是登上城市高层建筑,取景拍照。

Steven很喜欢这种摄影方式。

每一栋楼都有360度的风景,取景构图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拍出来的照片也就有了个人风格。

爱上爬楼之前,Steven曾用镜头记录了一栋上海百年建筑的最后时光。后来,还凭借这段经历和摄影特长,收到了3所美国名校的录取通知书。

用镜头记录上海老建筑的最后时光Steven在上海出生长大,对魔都有深厚的情感。2015年暑假回国,听说老西门附近的逸庐要拆了,他赶紧拿着相机跑过去。

为什么想到要去逸庐做摄影采访?Steven这样回答: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我觉得石库门代表了老上海最具人情味的部分。我希望能记录一栋老建筑的最后一刻。但其实已经来晚了,如果再早点来就好了。

逸庐位于济南路185号17号,属于原法租界。逸庐的主人是爱国民族实业家高培良(1894-1967)。1916年,高培良与人合伙,在上海里马路(今中山南路)太平弄4号创建爱华制药社,后迁至上海山东中路232号。主要产品有长城牌民丹、爱华疳积糖、胃痛散、复方止咳片等数十个品种。抗战期间,爱华制药厂曾积极给香港同胞捐赠各类药物,以解燃眉之急。

高先生的逸庐在拆迁时仍是私人财产,7位子女中已有6位搬出去居住,只有一位老先生和他太太还住在这里。

妈妈很支持Steven的采访想法,所以整个逸庐采访她都陪同参与,和老人相谈甚欢。而Steven呢就在一旁安静聆听,偶尔在院子里转悠,寻找拍摄角度。

逸庐的构造十分独特。里面没有空调,却能在35℃的高温中保持29℃的凉爽。听说冬天也很暖和,完全没有魔都的湿冷。

面对拆迁,老先生怀着很多遗憾。

我在这栋楼里生活了一辈子,而且这楼也有很高的历史价值,突然要拆,肯定难过的。不过我们还是尊重政府的决定。

旁边的邻居阿姨却显得十分高兴。她坐在藤椅里,用蒲扇指指自己家大门说:

迭扇门有人出30万买,伐要特开心哦!

邻居阿姨的市井气息,一下子驱散了拆迁的伤感。即使逸庐拆了,这群可爱的上海人还在,今天拍的照片还在,生活还要继续。

2015年夏天采访时,逸庐旁边的房子已经拆除

后来,Steven把这段采访连同摄影作品一同写进了大学申请材料。里面写了自己坚持摄影8年、牺牲周末为高中服务的故事,以及充满人文情怀的逸庐采访。

最后,Steven拿到了3份美国名校录取通知书:Trinity College(三一学院)、Union College(联合学院)和Bentley University(本特利大学)。前两所学校都在hidden ivy(隐藏藤校)名单里。

Trinity College是是美国最古老的院校之一。该校始建于1823年,是康乃狄克州的第二所大学,也是经过新英格兰大学协会鉴定的一所无宗教派别、不受文理科限制的高等教育文理学院。

Trinity College

Union College始建于1795年,是美国纽约政府第一家承认的学院,以出色的工科和海外交流项目而闻名。

Bentley University是美国波士顿地区顶尖的商科名校,在新英格兰地区乃至全美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这所学校也是Steven马上就要入读的学校。每次谈到大学申请,他都会笑起来:

和我一起申请的同学SAT分数都是1400左右(总分1600),而我只有1200多分。摄影帮了我不少忙。

别看Steven考大学很顺利,高中4年(美国高中为4年制)经历的磨难却超乎想象。

求学之路一波三折

初中毕业后,Steven进入了一所国际高中。他和妈妈都未曾料到这是麻烦的开端。

这所国际学校一年内搬了3次,每次都会打断教学进度。后来Steven才知道,搬家因为学校没有高中办学资质,在躲避教育局检查。无论怎么搬,住宿条件都很糟糕。9月下旬宿舍还有很多蚊子,都是厉害的伊蚊。每天睡前花1小时打蚊子,还是会被咬10个包。夏天风扇不给力、下雨漏水、冬天漏风…

忍了半年,Steven和妈妈商量对策。原本打算高中毕业再去美国留学,这下只能提前了。说到这里,Steven很感谢自己的母亲。

我妈妈是医生,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她是我的role model,对我的影响非常深。我很感谢她在老师面前维护我,尊重我的选择,并身体力行地教会我脚踏实地。

彼时留学申请季已接近尾声,没有太多学校可以选择。第二年,Steven入读了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私立高中Middleburg Academy(中堡学院)。整个高中时期,Steven都是学校 Year Book的编辑。他为学校拍了3000多张照片,几乎每一本校历的照片都出自他之手。

Steven和Middleburg Academy长曲棍球队教练

和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相比,弗吉尼亚州的人口稀少,所以高中住家选择很少。Steven就遇到了3个奇葩住家。

第一个住家是典型的美国底层家庭。男主人酗酒,每天要喝6瓶啤酒。喝醉了就和女主人吵架,吵high了就砸东西。家里还有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无论父母是否吵架都会天天哭闹。 

更倒霉的是,那年弗吉尼亚州遭到百年难遇的臭屁虫灾。被咬一下会很疼,伤口很久才能好;还不能拍死,否则臭气会久久无法散去。臭屁虫喜欢温暖,每次Steven在厨房洗碗,虫子都会感受到人体热量而聚集在纱窗上。不出5分钟,整面窗就爬满虫子,变得黑漆漆。

还有两周就是期末考试,Steven忍无可忍,只能换住家。

高中毕业典礼当天的Steven(左二)和朋友们

第二个住家有个马棚。美国高中鼓励学生参与社会实践,Steven就在马棚里的义工。无论天气多么糟糕,周末他都会准时出现,花6小时清扫马粪,喂马梳毛。

完成80个小时的课外实践后,Steven希望住家男主人在自己的社会实践证明书上签字。令人吃惊的是,男主人一口咬定Steven没有做满80个小时,要求他继续做义工。不仅不肯提供证明,男主人还对他恶言相向。Steven没有办法,将手机对话出示给学校辅导员,并再次更换住家。

第三个住家是和中国学长一起住。虽然住家主人不错,但是房间太少,Steven只能住地下室,隔壁就是养猫房,臭气熏得他怀疑人生。

尽管做的东西超难吃,第四个住家已经是当地能找到的最好的住家之一。对于3段倒霉的住家经历,Steven这样总结:

申请学校太晚了,选择太少。学校(Middleburg Academy)是不错的,而且高中阶段更容易融入当地圈子。只不过弗吉尼亚人口太少,住家素质也就层次不齐了。在大城市遇到奇葩住家真的是小概率事件。

建议尽早申请美国高中,选择大城市。

尾声

比同龄人经历丰富的Steven,说起自己的故事也是一脸淡定,偶尔露出无奈。谈起自己的人生规划也是胸有成竹:

Bentley University在中国可能没什么名气,在美国却是顶尖的商科学校。大学没有选择专业,但是我已经确定要学商科。我知道自己没有做CEO的领袖气质,但是我很擅长做实事和处理危机,适合做COO这类执行工作。

眼前这个老成的19岁少年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相信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会努力解决,转身变成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