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的历练

Date: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17
Author: 
互联网

《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洪波的亲身经历——身心的历练

去年12月24号,我因右腿又出现游离体(碎骨头渣子),卡在膝关节里,疼痛得不能走路,被收进北医三院运动医学住院。

入院三天,进行了一系列术前例行检查。

被折腾了一溜够,第四天,被告知:X光胸片和胸部CT都显示,肺上有东西,怀疑不是支气管扩张就是肺癌。

并通知:这种情况不符合手术条件,需出院进行肺部确诊检查。

我提出要求:既然怀疑我有肺癌,我人还在医院,我的腿疼得又不允许我到处跑着看病,就需做个肿瘤标志物的检验,还应该在院期间转呼吸科检查。

医生同意做肿瘤标志物检查,也可多住一天去呼吸科看病,但不能转,只能自己排队挂号。

被抽了三管子血浆后,被告知:肿瘤标志物的化验正常,没有一个向上或向下的小箭头,全部在正常值内。

可看呼吸科却没这么省事喽:陪我住院的妹妹一早5:00就下楼排队,楞连个普通号都没挂上!

三院的病人多得令人恐怖!

医院不让住了,只好灰溜溜的打道回府,大有被嫌弃的感觉。

回家后,腿巨疼,懒得天天楼上楼下的跑医院看什么呼吸科,要真那么跑,我这腿还不废了?

肺上有东西?

管它呢!

爱谁谁!

我天天在家养腿。

今年1月18号,老伴突发脑梗抢救过来一条命,但偏瘫了。

我天天跑医院,腿又雪上加霜!

有整整四天,我一动不能动了,只能白天黑夜坐在沙发上,躺都不能躺,一躺,腿就钻心的疼!

躺在医院的老伴,只好由闺女和妹妹天天照顾。

我做出决定:让老伴出院,我在家照顾。

闺女托人从日本买来一种超有效的止疼片,只吃了小小一粒,腿就不疼了!

我开始在家为老伴康复。

请了针灸、按摩、电疗到家。

不想,为老伴电疗的副产品就是,我的腿居然电疗好了!

目前走路不但不疼,而且又能旋风似的风风火火的走来走去,尤其追公交车,跑得可快了。

老伴康复的很快,我的腿又不疼了。

心里高兴!

心里美!

5月2号,学校体检,当我从X光机里走出时,被大夫叫住:

你肺上有问题。

我说:知道。

他非常吃惊:要赶紧看!

我边说:谢谢,边往外走。

大夫追出来:必须马上去医院看,越早越好!

大夫真的太负责了。我为学校的好大夫点个赞!

我听话的去了内科,并被校医院帮助预约到北医三院呼吸科。

5月8号,我坐在呼吸科专家的面前,她打开电脑里我12月份的CT,边看边用鼠标的小箭头在片子上的一处划拉。

说: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但这个CT已经是快五个月前的了,必须再做个CT,如果缩小了,就没事;如果长大或没变化,就都不好。

11号,我又坐在专家面前,她看着新拍的CT片,说:略有发展,是腺癌!

全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大夫规避直接和病人谈癌症的场景,当着我的面,大声嚷嚷:腺癌!

我平静的问她:腺癌是不是恶性程度最高的?

她说:腺癌最适合做手术,要是小细胞瘤就不建议手术了。

我给你联系手术大夫,你以后来就直接找我给你预约,不要落在别人手里。

我纳闷:啥意思?落在别人手里?

她说:你必须抓紧做一系列检查,必须做胸腔穿刺、气管镜、全身派特CT、验血等等,她边说边从她桌上的打印机里,吐出了十几张各种检验、化验单子。

还告诉我:这些检查估计要两周才能全部出结果,结果出来后让我在她门诊时,随时推开门找她预约。

我谢过大夫出来后,粗粗一算,这十几张单子的检查费用20000多万元!其中三分之一强是自费。

我当时并没有被吓到,但心中不免有些凄凉:莫非老天要灭我这个家?老伴老伴那样,我又这样?

但从内心,我不服这个判决,我心想,你说我腺癌就腺癌了?

让我穿刺,姥姥才穿刺呢!

胸部穿刺,仅仅一针下去,就必然造成气胸,何况往往一针下去什么也带不出来,需扎筛子眼似的扎十来针呢。我才不做呢!

我想,特莫的,我还就不看了,爱咋地咋地,要真是什么癌,还就不治了!

我想,要真如她说的,我就带着半残老伴满世界的溜达去,第一站就是去美国看望弟弟,凡能去的九大州几大洋的,都去溜达,玩儿够了,就去老伴的贵州老家,在那山清水秀、空气极佳的美丽地方终老。

想得美美滴!

我看太多了手术、化疗、人全被治的不成人样,最终痛苦的离去。

我可不想那样!

我的一位同学劝我:必须再看大夫确诊,确诊后再决定治不治,心中有数才好。

听人劝,吃饱饭,我采取了他的意见。

我认识一位全军有名望的放射科主任,他说几位专家正在301医院为首长会诊,让我马上过去。

他着带我,由301医院放射科主任和肿瘤科主任,还有另一家部队顶级医院的肿瘤科主任,他们四位部队医院的顶级专家为我会诊,他们一看我的CT片子,几乎是一起乐了。

我纳闷:乐啥?

张主任说,你看的什么大夫?哪来的肿瘤?明显的炎症,支气管有炎症。

雾霾这么严重,很多人都这样。

四位专家都认同。

他们看着我摊在他们面前的北医三院专家为我开出的十几张单子,说:这是给你开出的术前检查,还没认真确诊就收住院手术?

这不是草菅……他没说下去,我接着说:人命啊。

李主任从中抽出一张血液化验单,说,如果不放心,你就只做肿瘤标志物这一项血液化验,化验没事就没事了,有事再说。

我又做了一次肿瘤标志物的化验,又是没有一个向上或向下的小箭头,又是全部正常!

四位专家给我开出的治疗方案是:二代头孢输液,每天两次,连输十天。

沃靠!

专家把我推进地狱;

专家又把我拉回人间!

我要是乖,就会白白挨上一刀!

还会被化疗药物折磨得不人不鬼!

这段经历后,我悟出了:看病,尤其大病,不能只看一个大夫。

要和买东西一样:货比三家。

不能迷信专家,专家有有医德的,有无医德的,必须看好大夫,好专家。

最好自己认识大夫,大夫会为朋友尽心尽责。

有同学、朋友真好!

关键时刻能帮你!

我要不是听同学劝,就不会输二代头孢,就会不治疗了,就会听之任之,任炎症发展成那位专家说的什么腺癌。

经历了一次身与心的历练,我觉得自己活的更踏实,更懂这个世界了。

我不说活着真好,因为死了也没什么不好。

我只说,活一天就要好好过一天。

写出来,不怕同事们嫌又臭又长,只为与大家共勉。

个人的经历,也是这个社会现象的一个缩影。

人生几何,汲取别人的经验,会使自己少走弯路。

洪波(《青春之歌》作者杨沬之子,笔名:老鬼,曾箸纪实小说《血色黄昏》)

写于5月20号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