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情未了:王洛宾与马步芳的半世缘

Date: 
Tuesday, November 14, 2017
Author: 
互联网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真实故事,读了它你才会明白人性和人类社会关系的复杂是多么超越你的想像。

有些人,是生命中必然出现的。 有些事,是冥冥之中上苍的安排。

马步芳是西北军阀,王洛宾是音乐奇才。在30年代末,两个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马步芳,遇见王洛宾,从他改写的西部民歌里,听到了欢乐和幸福。 王洛宾,遇见了马步芳,找到了知音和支持。

那一年,39岁的马步芳和26岁的王洛宾相遇,如同天雷遇地火,惊天震地、火光冲天。 马步芳亲口为王洛宾唱了很多西部民谣,还找来各民族的人,唱民歌给王洛宾听。 王洛宾坐在一边,低头速记民歌。 《在那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姑娘》《阿拉尔汗》《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红遍西北,红遍中国。

蒋介石与马步芳

马步芳,给前来青海宣传抗日的王洛宾许诺了很多。 王洛宾考量之后,还是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兰州。1941—1943年,王洛宾在兰州,因通共坐牢。 马步芳得到消息之后,焦急万分 ,立即组织各种营救,最后拍着桌子怒吼:王洛宾不是共产党的人,是我马步芳的人。 恰恰是这句话,害了王洛宾半辈子。1944年,因为马步芳的成功运作,王洛宾出了监狱,来到青海。 马步芳对王洛宾敬若上宾,为他摆足了面子。马继援(马步芳之子,也是王洛宾的挚友)在欢迎酒会上,举着杯子,两眼泪汪汪地说:王教官,你是我们青海的骄傲,因为《在那遥远的地方》,让世界知道了青海。王洛宾在青海,军政民三界的音乐都归他管、他教。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马步芳

1945年,抗战胜利,全国上下欣喜若狂。马步芳、王洛宾,低头促膝,一起编写了《花儿与少年》。这是精通音律的马步芳,与锋芒已露的王洛宾的倾心之作。 在胜利汇演上,靠实力夺得第一。其欢快的节奏,幸福的歌词,甜美的旋律,让刚刚取得抗日胜利的人民,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花儿与少年》红遍中国。

山高高不过凤凰山,凤凰山站在白云端,花儿为王的红牡丹,红牡丹它开在春天。川美美不过大草原,大草原铺上绿绒装。人间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少年,是人间的春天。

1961年,王洛宾被人揭发入狱,告发他是马步芳留下的特务。因为有人发现王洛宾档案里,有一张穿着马步芳军服的照片,手提小提琴,在草原上起舞,翩翩少年。

直到1975年,王洛宾才被释放出来。62岁的他,经历了什么,只有满身的伤痕和满心的痛楚,能够说的清楚。他左手,中指,无名指,骨节内45度畸形。

王洛宾红了,红到远在沙特的马继援都听到了。马继援欣喜若狂,流下了热泪。1990年马继援给王洛宾写了一份信,称赞他对西部民歌的贡献。信里有一首诗:

闻君之歌声兮,悲亦壮; 观君之手指兮,感且伤; 远赴西域兮,如愿以偿; 抚琴谱曲兮,热情奔放!

随信寄给王洛宾800美元,那时的800美元,可以在西安买到一院房子。

1992年,71岁的马继援与79岁的王洛宾,在台湾,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当年像花儿一样的少年,一别就是一生。个人命运,在国家机器的碾压之下,卑贱如土,轻薄如尘。

有感“没有马步芳,就没有我王洛宾”,王洛宾那些红遍大江南北的西北民歌,很多都是马步芳亲口唱给他的, 自己只不过是修改加工而已。王洛宾多少《在那遥远的地方》那些经典民歌至今深入人心,尤其是那时代的同龄人,相信不会被弃若敝屣!而今,《小苹果》大街小巷入人心…红枫康养殷殷希望有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名曲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