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头条只为他!

Date: 
Friday, October 6, 2017
Author: 
互联网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的庄严宣告,似惊雷,划破苍穹,冲向九霄。

钱学森、李四光、华罗庚、邓稼先等1000多名留美学生,为了祖国光明的未来,义无反顾地奔向新中国,为了抉择真理,我们应当回去;

为了国家民族,我们应当回去;

为了为人民服务,我们应当回去……

而如今,这个不同当年的时代里,还会出现那样伟大的情怀吗?

2009年,有这样一个中国人,他是闻名世界的地球物理学家,在海外早已功成名就的他,也做了这样一个回去的选择,而这个选择,足以让他载入史册!

他,就是黄大年

1958年8月28日,他出生在广西南宁,父母是广西地质学校的教师,在伴随新中国成长的艰辛奋斗中,他们始终隐忍克己、朴实包容,只讲奉献、不图回报,父母对国家的大爱,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一生。

1966年,“文革”爆发,8岁的他受到波及,随父母,下放到桂东南一个遥远的小山村。

艰苦的生活磨砺着他幼小的心灵,漂泊的日子,让他倔强成长,高中时,他又跟随父母辗转广西贵县,高中毕业时,当地的地质队,要招收两名航空物探操作员,由于他反应机敏,成绩优秀,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成功考入,长春地质学院应用地球物理系,(现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

大学毕业时,他在学校留言册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

黄大年的毕业留言册

1982年,他留校任教,从助教到讲师,风华正茂的他一路优秀,31岁时就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

1988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志愿书中他写道: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着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1992年,“中英友好奖学金项目”启动,他拿到了全国仅有的,30个公派出国名额中的一个,他被派往英国利兹大学,地球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1996年,他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获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成为该系获评优秀学生中唯一的海外学生。

渐渐地,他成为了,国际著名的航空地球物理探测技术专家,后来又作为英国剑桥ARKeX,地球物理公司的研发部主任,是一个被全世界,仰望、追赶的传奇人物。

黄大年在英国留学期间的留影

他带领一支包括外国院士,在内的300人“高配”团队,实现了在海洋和陆地复杂环境下,通过快速移动方式实施对地穿透式,精确探测的技术突破。

这项技术是当今世界各国科技竞争,乃至战略部署的顶级制高点。

曾经当他带队,到工作过的英国公司考察时,对方安排他参观,正在研发装置的核心部分,甚至不吝介绍其中的重要参数。

这让随团考察的中科院院士罗俊,感慨万分:“我从事这项工作多年,还第一次受到,西方发达国家如此隆重的接待。”

他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妻子在伦敦开了两家诊所,女儿在英国上大学,一家人生活优裕、事业骄人。

2004年,父亲突然病重,进入弥留之际,而此时的他,正与美国专家一起,在1000多米的大洋深处,进行“重力梯度仪”,军用转民用领域的技术攻关。

如果不是英国导师极力推荐,美方不会让一个中国科学家参与其中,当时攻关正进入关键阶段,他把眼泪咽到肚子里,坚持做完试验,电话那头,父亲深情地对他说:儿子,估计我们见不到最后一面了……

你可以不孝,但不可不忠,你是有祖国的人!

两年后,美国空军基地,同样的试验从潜艇搬上进行时,母亲病危,临终前,老人以越洋电话嘱咐爱子:大年,你在国外工作,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给国家做点事情……

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漂泊18年,他一直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机遇,等待一次召唤。

2008年,中国开始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

时任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的刘财,把国家“千人计划”有关材料,试探性地发送给远在英伦的他,没想到,没有讨论,他立刻就决定回国。

他海外的科研团队再三挽留:“伙计,别走,你在这里,我们会有更多成果。”

朋友们不理解,年过半百,在英国功成名就正该安享人生,为什么还要回国折腾?

而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国外的事业再成功,也代表不了祖国的强大。

只有在祖国把同样的事做成了,才是此生最大的满足。

没给自己留后路,他用最短的时间,辞职、卖掉别墅、办好回国手续......

妻子张燕也以最快的速度、最便宜的价格处理了自己的诊所,那天,处理完诊所的售后事宜后,妻子看着心爱的诊所失声痛哭……

7年前的那个冬日,他顶着纷飞的雪花,从英国归来,大步流星走上祖国的土地,震动了全世界。

外国媒体报道说:他的回国,让美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满腔赤子情,一颗报国心,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2010年他归国,任教于吉林大学,之后迅速投入工作,像陀螺一样不知疲倦地旋转,常常忘了睡觉、忘了吃饭,地质宫507室,是他的办公室,只要不出差,屋内的灯光每天要亮到凌晨,门卫大爷早已习惯了他的工作节奏。

不久他便出任,“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第九分项的首席专家。

越了解他,你会越发现,他有许许多多的“缺点”,有人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涉及经费十几亿元,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深探项目,谁承担这个项目,都是压力大,也没多少收入,可他却痛快地选择接下这个任务,因为这个项目瞄准的是尖端技术,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英等国已使用这项技术,进行军事防御和资源勘探。

他把自己关进办公室,没日没夜地设计科研思路,没有做实验的机库,他就在地质宫门前寻了块儿空地,拉着团队挥汗如雨,一忙活就是几个月。

机库建成第二天,出事了,这是违章建筑,必须得拆!

有人开着卡车来就要动手。

原来,他们不清楚审批程序,只给学校打了报告,没有履行相关手续。

“不能拆!我们打过报告的。”他急了,一边喊,一边往卡车前一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可是位世界级的大科学家呀……

人们都说他就是个“疯子”,他却不在意,笑笑说: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这其中能有我,余愿足矣!

有人说,他“不近人情”。

他对待科学很‘任性’,不唯上不唯权不唯关系,不允许‘你好,我好,大家好’,经手科研经费数亿元,有朋友想通过他的关系拉点钱,他却用一句:我没对手也没朋友,只有国家利益!把对方“噎个半死”。

有人说,他“吹毛求疵”。

他认为尖端的技术要有先进的设备,要求设备采购货比三家,强调“技术指标不能模棱两可”,任何一项说不清楚,他都不予签字;他要求PPT演示“无懈可击”。

不到最后期限,他都会一遍遍修改完善,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

有人说,他“脾气火爆”。

根据项目进度安排,每个月课题组长要进行视频答辩,而他的习惯,是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并要预览课题组交来的汇报材料。

可有一天开会,材料没交齐,人也没到齐,他突然把手机砸向地面,手机屏幕立刻摔了个粉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从没见过黄老师发过这么大的火。

他拍着桌子怒吼:我们拿了这么多纳税人的钱,怎么能如此草草了事呢?

我急躁,因为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著名科学家施一公,最了解他这位好朋友的焦急:在科学的竞跑中,任何取得的成绩都将马上成为过去,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总会有,极其强大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稍微慢一步就落下了。

有人说,他“有严重的拖延症”。

学校领导几次催他抓紧申报院士,他却说:“先把事情做好,名头不重要”。

参加学术会议或讲座,他能一口气准备十几页的材料,但要让他填报个评奖材料,半页纸都写不满。

越了解他,就越会发现,他是一个纯粹的科学家。

回国仅半年多,他就统筹各方力量,绘就了一幅宏大的,吉林大学交叉学部蓝图。

在他的感召下,王献昌、马芳武、崔军红等一大批在海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专家,都纷纷回国加入进来。

他是中国一位不可多得的战略科学家,既能深入专业探幽微,又能跳出专业览全貌,有着深邃的战略眼光,高超的科技宏观决策能力,他曾带领400多名科学家,攻关了两个重大项目:“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和“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这些技术研究,是当今世界各国科技竞争,及战略部署的制高点,是强国展示实力的重要标志。

他让我国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不仅实现了从无到有,而且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与国际的差距至少缩短了20年,他带领团队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为我国“巡天探地潜海”,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

用短短5年时间,就使我国深部探测装备从落后,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国际地球物理界都惊叹:中国已进入“深地时代”!

他是一位战略科学家,同时也是目光高远的教育家,他说:自己最看重的身份是教师。

他培养学生不仅是“授人以渔”,更是为了学科发展的未来、人才建设的未来、国家战略的未来。

在学生们心中,他从来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学术权威”,而是一个“严师慈父的长辈”,一个“推心置腹的朋友”。

在他看来,每个学生都是一块璞玉,只要因材施教就都能成才。

他的办公桌旁,有两张椅子,两台电脑,是专门为学生准备的,学生来了,就坐在他身旁,一人一台电脑,清晰而高效的指导。

怕学生节假日想家,他就邀请学生去自己家做客;

谁感冒了,他抽屉里,永远预备着感冒冲剂;

听说一个学生父母腰有病痛,就托人从国外带回药片,为了让学生了解国外生活方式,他经常带他们到咖啡屋,进行头脑风暴讨论。

为了让学生开阔眼界,他还自费带学生出国,自己给他们当翻译和司机......

他在随身携带的电脑里,为团队的每一名学生,都建了独立的文件夹,里面放着他们交上来的,读书报告和学习笔记,甚至还为他们“私人订制”了人生规划。

学生马国庆和李丽丽家在农村,他看好他们的专业潜质,创造各种机会送他们去学习英语、参加国际交流。

两人谈了恋爱,他帮他们争取留校,毕业结婚,又帮他们张罗租房。

有人嫌他管得太细、婆婆妈妈。

他回答:“我们的国家太需要人才,现在多用点心,他们当中,就有可能出大师、出诺贝尔奖。”

有学生问他,为什么当初,可以抛弃国外的一切毅然回国,他说:我是这片土地哺育出来的炎黄之子,能够越洋求学,获取他山之石仅是个偶然,回归故里才是必然,而非你说的毅然。

爱国爱到血肉里的他,也常常教育学生,“要树立远大理想和家国情怀,要做出得去也回得来的科学家。”

他一年365天,几乎一半时间都在出差。

白天工作,夜里赶路,每次都坐最后一趟航班,一天天,一年年,抓紧每分每秒,人送绰号‘拼命黄郎’。”

他把自己所学所知都倾囊相授,把自己所学所知都奉献给祖国。

在吉林大学地质宫,门卫大爷王玉明说,别人基本都会在夜里23点前离开地质宫,只有黄老师经常工作到凌晨1、2点才离开。黄老师还会拿一些干果给王大爷,道一声辛苦。

同在一个团队的“千人计划”专家,王献昌很担心他:你这是拿命在做科研啊!

这么下去,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啊!

他却爽快地笑着回答:“我是活一天赚一天,哪天倒下,就地掩埋。

为了理想,我愿做先行者、牺牲者。

我已经五十多岁了,生命也就这么几年了,能做出点儿事情,让后来人有一条更好走的路。”

在黄大年办公室的书柜里,塞着他平时在办公室休息时用的被褥,他工作起来经常顾不得休息,实在困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休息一下。

2016年6月底,在赴京参加会议的前一天,他突然晕倒在办公室。

“不许跟别人说。”这是他醒来后,对秘书说的第一句话,接着倒出一把速效救心丸就塞到嘴里。

他的项目成果已处在国际领先水平,可谁又能想到,他的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

2016年11月29日,他晕倒在出差的飞机上,手里却死死攥着笔记本电脑,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是不行了,请把我的电脑交给国家,里面的研究资料很重要。”

施一公得知他病危,连夜为他四处联系医生会诊,急得落泪,可他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

2016年12月9日,他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护士一离开,他就闲不住了,让学生王泰涵坐在身边,“那天你问我的问题,我给你讲解下。”

他在病床上盘起腿,不顾静脉上还插着预留针,拿起笔记本就开始为王泰涵讲课。

这张照片,成为了,他为学生讲课的最后影像记录。

黄大年在病房里给王泰涵讲课

2017年1月2日,他开始发烧。

1月3日,高烧不止,伴随着咳嗽。

1月4日傍晚,坏消息接踵而至。

他内脏出现大出血,转氨酶升高、肝功能有衰竭倾向……

此时,万里之遥的英国,他的女儿黄潇正承受分娩之苦,伴着哇哇啼哭,他的外孙降临到这个世上。

黄潇虚弱地抚摸着儿子,心如刀绞,脑海里满是婚礼上爸爸搂着她,翩翩起舞时慈爱的眼神。

春伦,是他为他的外孙,起的中文名字:长春的春,伦敦的伦。

他曾说过:这是他最难忘、最喜欢的两个城市。

在女儿的婚礼上,黄大年(左后)与女儿跳舞

黄潇急忙拍了一张照片,想让爸爸看看他的外孙,可当照片传到时,他已失去了意识……

2017年1月8日13时38分,太累了的他,永远地闭上了眼,年仅58岁!

科学的星空中,一颗璀璨的明星悄然陨落!

秘书王郁涵到他家里整理遗物,打开卧室床头柜的抽屉时,愣住了,三个抽屉里,满是花花绿绿的肝病药。

“他早就知道……?”,王郁涵心里翻江倒海,“黄老师,他把我们都骗了!”

他永远地离开了,他视若孩子的学生们泣如雨下:“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若有来生,我们还做您的学生……”

他的同事泪崩如决堤:“黄老师,我没有特意去想你,但是科研项目遇到难关时,我就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

黄老师,我又没有特意去想你,不敢让自己经常想到你,因为太多事情还要去做,你的遗愿还要继续……”

2017年5月25日,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亲笔批示:要学习黄大年,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精神!

可是,今天在中国,有多少人知道黄大年?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黄大年?

一个明星离婚案,被全民及媒体关注,时不时地拿出来热炒一番,科学家从来不会炒作自己,他们低调、项目应该保密,但这不应该是全民忽略他们的理由!

百灵鸟从蓝天飞过,我爱你中国,我爱你碧波滚滚的南海,我爱你白雪飘飘的北国,我爱你青松气质,我爱你红梅品格,我爱你森林无边,我爱你群山巍峨

……

《我爱你,中国,》是他生前最爱的歌,他已经闭上了双眼,但是他闭上双眼之前,已经为祖国打开了,更深更远的未来,连同那颗叫黄大年的心脏,已经深深地,深深地,扎进了祖国的河山!

今天8月28日,是他59周岁诞辰,他真正值得我们的颂扬和传播,也值得所有中国人的,致敬!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