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而遇见,才得以怀念

Date: 
Tuesday, September 12, 2017
Author: 
互联网

9月6日早7时,动画艺术家陆青突发脑溢血去世,享年89岁。她曾担任《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等动画片中的主要原画,从事动画设计30余年。而这些经典动画,正是许多人童年回忆中最为美好的一部分。她精益求精,将毕生精力奉献给动画设计。她曾说,我这辈子能做好动画设计就不错了。今夜,一起缅怀大师,重温童年经典。

我是紧张派

1950年初,油画专业出身的陆青担任中学美术教员,但她并不喜欢这份安逸的工作。机缘巧合,画家陈秋草推荐她去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前身)看看。那时候由特伟领导的美术片组刚迁到上海,陈秋草知道,美术片组需要各种类型的人才。

△陆青生前资料图/@空藏动漫资料馆

油画可以尽情挥洒,动画可能整天都要重复性劳作,但她都不在乎。

过了几天,陆青带着自己的油画、素描到片组应聘,接待她的是美术片组组长特伟。特伟翻阅着画稿对她说:“我看你还是考虑考虑,搞美术片很枯燥的,一个礼拜后再给我答复。”

△1976年 陆青/@空藏动漫资料馆

动画和绘画不是一回事,画油画可以尽情挥洒,但动画工作讲究的是集体协作,不仅要搞清楚各种运动规律,也要懂表演,还得整天进行重复性劳动——因为这个打了退堂鼓的人不在少数。陆青不在乎这些,过了三天她打电话给特伟:“我参加革命工作!”

在同事看来,陆青已经具备一名原画师的资质,可她仍觉得诚惶诚恐。

△陆青笔下的太乙真人

画功再厉害的人进美术片组也要从基础做起——描线、上色。学油画出身的陆青拿起钢笔和颜料,开始学着在透明的赛璐珞片上描绘别人的铅笔稿。让特伟感到意外的是,陆青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只是默默钻研业务。

为两部影片做过描线上色后,陆青被调到动画组开始加动画。

△《雪孩子》陆青设计片段

面对眼前的白纸,陆青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一张白纸,只能从头学起。几部片子下来,她逐渐掌握了动画的基本原理和规律,加动画的质量越来越高。在同事看来,陆青已经显露出了成为一名动画设计师(原画师)的资质,可陆青仍然觉得诚惶诚恐。

即便她已经是令人敬仰的前辈,也还是一如既往地“紧张”。

1954年,动画片《好朋友》投入制作,陆青被意外提拔为原画师。得知这个消息时,陆青懵了:“我怎么好做原画呢?”如果说加动画还属于一种加工型劳动的话,画原画就是要真正参与创作了。动画片里的人物怎么动,动多长时间,节奏怎么掌握,怎么让人物有性格……全要自己决定。陆青还觉得自己差得很远。

△《好朋友》(1954)选自《美术电影造型选集》

最后决定,先由王树忱、何玉门、矫野松这些“老原画”画好一套动作的关键张,再由新手画“小原画”,这样,不但保证了镜头的质量,也较好地培养了新人。

“紧张”是陆青在回忆自己的动画生涯时提得最多的两个字,即便后来她已经是令人敬仰的前辈,也还是一如既往地“紧张”。她说“学无止境”,自己一直都是在“边学边做”,每接一部片子都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完成不了,以至于动画导演王树忱称她为“紧张派”。

亦动亦静总关情

1960年夏天,《大闹天宫》上集的绘制工作即将展开,陆青被找来做原画师。

△《大闹天宫》(上集)绘制期间,导演万籁鸣与主创们谈戏。/@空藏动漫资料馆

导演要求玉帝不能离开宝座,只能靠脸部、眼睛及手部动作来表现喜怒哀乐。

最初,陆青是拒绝的。因为导演安排她绘制玉皇大帝的所有戏份。而她并不喜欢玉皇大帝的造型——峨冠博带、宽袍大袖,身体是其他角色的几倍大。并且,导演要求玉皇大帝不能离开宝座,甚至胳膊都很少抬,只能靠脸部、眼睛还有手部动作来表现喜怒哀乐……

△玉皇大帝造型设计稿,张光宇,选自《美术电影造型选集》/@空藏动漫资料馆

这样的难度也让陆青一度拒绝加入摄制组。不过,在同事和导演的说服下,陆青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在表演设计上,导演和老厂长特伟都给了她很多启发:“玉皇大帝特写特别多,我在创作时着重他脸部的表情。其他的我就利用他的手,必要的时候,他的一只手要伸出来做动作,但不能多,多了他就不能称为‘皇’了。”

他不轻易动,但不能让他老待着,只动嘴,别的不动,这是没有生命的,因此要给他表情。

慢慢地,陆青品出了玉帝造型的独特美感,也琢磨出了刻画的诀窍。相比于《大闹天宫》里其他造型较为夸张的角色,玉帝的五官显得非常细小,所以在表现激动情绪时,陆青对玉帝的五官做了一定的变形:

“他发怒时,有一句话叫‘怒目圆睁’,我就把他的眼睛画得像球一样,很大、很圆。但这样的画面也不能多,多了以后就不是玉皇大帝了。所以,夸大他的脸型、五官时,一定是‘一刹那’。”

而表现出玉帝含而不露的内心戏时,就要讲究一个“细腻”:“在表现他动脑筋的时候,他的眼睛是斜视,里面的眼珠是左右来来去去,但是动作非常非常慢,不能快,一快就又不对了。”

“他不轻易动,但你不能让他老待着,不能只让他嘴巴动,别的不动,这样是没有生命的。要给他表情,他发怒的时候,让他的胡子飞起来,这也是个动作。人家一看,吓一跳,皇帝发怒了。”

在《大闹天宫》下集的开场戏中,陆青在特伟的启发下还为玉皇大帝设计了一个十分“矫情”的动作:凤凰仙子为玉帝奉上一杯琼浆,玉帝并没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是先用小指长长的指甲盛了一点送到嘴边尝了尝。

孙悟空初尝仙丹时小心翼翼的状态,仙丹下肚后的“销魂”神态,打嗝时喷出仙气又立刻吸回的俏皮表情,令人难忘。

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戏份外,陆青还绘制了一些孙悟空的戏份。其中最精彩的要数“盗丹”了。

孙悟空初尝仙丹时小心翼翼的状态,仙丹下肚后的“销魂”神态,打嗝时喷出仙气又立刻吸回的俏皮表情,嚼食仙丹时脸部肌肉的运动以及浑身燥热时抓痒的动作都令人十分难忘。

《大闹天宫》上映后,陆青的创作得到了极高的赞誉。老同事杜春甫对她说:“陆青,你不简单啊。动画动画,动的好画,静的难画。”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陆青的成功——不少导演都来邀请她绘制表情细腻的角色。

不刻苦,就别想得心应手

70年代后,除了《哪吒闹海》《天书奇谭》,陆青还参与绘制了许多优秀的短片,比如《雪孩子》、《鹿铃》、《三毛流浪记》……

周末加班、春节加班、国庆加班……好像她把自己整个人都许给了动画。

△《鹿铃》母鹿与小鹿重逢片段

陆青是出了名的“加班狂”。生了孩子之后请人帮忙带,一日三餐在厂里吃,常常晚上10点过后才回家,周末加班、春节加班、国庆加班……好像她把自己整个人都许给了动画。

陆青的座右铭是:“人活着就是要工作”。她坚信搞动画“一分靠天才,九分靠努力”,“动画这碗饭很难吃,不刻苦就别想得心应手”。

“我觉得我这辈子能做好动画设计就不错了。”

△《天书奇谭》片段

上世纪50年代,美影厂领导有一次询问厂里的年轻人未来的志向,大多数人当然希望能够成为美术设计、导演、编剧。只有陆青说了一句:“我觉得我这辈子能做好动画设计就不错了。”

果然,陆青一直坚守在动画设计的岗位上,说淡泊明志也好,一语成谶也罢,陆青问心无愧地走完了这一生。

△《哪吒闹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