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让与宫崎骏:世间最美的事,就是碰到懂你的人

Date: 
Sunday, September 10, 2017
Author: 
互联网

在中国,有俞伯牙和钟子期这一对“高山流水”的知音。而在日本,也有这样一对让彼此作品更井上添花的知音,就是久石让和宫崎骏。

久石让说,认识宫崎骏是他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宫崎骏说,实在没有比认识久石让更幸运的事;

而对全世界的影迷来说,没有比久宫二人——这对现代版的伯牙子期的结合更美好的事了。

廖一梅的《柔软》里,有一句话:“每个人都很孤独。 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 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这辈子,如果有幸遇见一个懂你的人,才不算白来世上走一遭。

宫崎骏和久石让,自从1984年在《风之谷》里合作之后,两位老先生已经合作超过大半个世纪。每一次相遇,都能打造出无数经典。

久石让说:“所有的音乐都是没有语言的。”

当文字停止的时候,音乐开始了。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最先出现的就是音乐,甚至早于文字。从最开始自然的声音——风声,雨声,雷声,到出现简单的敲击和节奏,最后衍生出人类独有的礼乐文明

可以说,音乐,就是人类最初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怀揣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久石让创造了无数没有语言的旋律,这些旋律,或以哼唱或以乐器的方式表现,以至于我们总能透过它们,看到重叠的故事。

宫崎骏说:“我说不出帅气的话。如果大家看我的电影,可能会感受到我想表达的东西。以后,也许会以义工的名义去推广电影……我现在身体还不错。我跟太太说:‘我要退休了,但以后还要给我做便当哦’。”

在许多人看来,宫崎骏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画电影制作者。71岁时,他名下就有了二十多部故事片。对于那些坚信动画有一种特殊力量、讲述的故事具有普遍吸引力的人来说,宫崎骏就是指路明灯。

皮克斯和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首席创意官约翰·拉塞特在总结是什么使宫崎骏成为一位“最有独创性的”电影制片人时,这样说道:“他歌颂平静的时刻。”

在宫崎骏创造的世界里,身体、河流、森林、国家以及其他一切事物都会发生变化,思想也一样。巫师会变成猛禽;妙龄女郎一夜之间会变成90岁的老妪;贪婪的父母会变成猪猡;流星会变成火魔。你可以称之为魔法,你也可以称之为艺术。但他也可能只是在以不动声色的、动态的、令人欲罢不能的画面来揭示“动画”一词的深层含义:说到底,“动画”的意义不仅仅是要让物品动起来,更为深刻的是,要赋予它们生命。

《龙猫》《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时,是否会勾起你记忆里那份纯真和童年情结呢?

《风之谷》

1984年

“我希望再活30年。我想看到大海淹没东京,NTV的电视塔成为孤岛。我想看到曼哈顿成为水下之城……我对这一切感到兴奋。金钱和欲望,所有这一切将会走向崩溃,所有这一切将被绿色的杂草接管。” ————宫崎骏

《天空之城》

1986年

我看这部一直会哭,看了几次哭了几次,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总之,一看到手臂长长的铁皮人寂寥的站在那座城中,就控制不住了。

——Seemee丨北北 @豆瓣(下同)

《龙猫》

1988年

那音乐壮丽的响起的时候,觉得心里被一种温暖充满,然后实在控制不住眼泪了,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它给人的感觉,实在美好到无法表达了。

如果你在下雨天的车站,遇到被淋湿的妖怪,请把雨伞借给它,你会得到森林的通行证哦。

《魔女宅急便》

1989年

宫崎骏的电影总让人感觉世界是美好的,阳光明媚的。

《红猪》

1992年

宫崎骏里没有真正的坏人。有时候,他们反而是最好玩的那些人之一。

《幽灵公主》

1997年

探讨过“反战”之后,宫崎骏把主题直刺人类的心脏——“人与自然的关系”。尽管宫崎骏自己也没有答案,但年纪已高的他忍着伤痛完成了这部触及人类内心深处的伟大史诗动画。加上久石让画龙点睛的配乐,使全片充满了浓郁的古日本风情,奏出了苍凉广阔、荡气回肠的效果。震撼又震惊!宫崎骏最优之作!

《千与千寻》

2001年

不过就是七月里的阳光灿烂,夏天偷偷刺了一道吻痕在肩膀。

《哈尔的移动城堡》

2004年

看了这个电影就想要一个家。擦地板,在阳光下面放上铺着干净桌布的餐桌,还有照顾小火苗,就如同守护爱人的心一般。

《悬崖上的金鱼姬》

2008年

一如既往的宫崎骏,纯真、梦幻、迷人…

《起风了》

2013年

做怎样的人,怎样活在世上,怎样对待自己的内心和周围的人事。善良,认真,诚挚,勇敢,努力。充满敬意和真诚的作品。

丨未完成丨

前不久,久石让在巴黎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宫崎骏给他寄了一份简短的留言:“久石让先生,陪我完成最后的工作吧。”

更早之前,宫崎骏宣布第七次复出,拍摄自己的最后一部动画长片。

希望这对高山流水的知音,能留下不遗憾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