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短跑冠军到马拉松健将,看美女学霸波马再续传奇

Date: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Author: 
互联网

编者按

一年一度的波士顿马拉松即将拉开帷幕。经过一个冬天的训练,相信不少跑马好手们已经开始磨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在波马赛场上一展身手。今年的波马赛场上,又多了几位来自“犇”的新面孔。从本周起,本公众号将分几期介绍这几位新晋波马人物。

首先出场的是来自波士顿西郊Newton的刘春华。春华人美,外号“村花”;跑得更是飞快,虽然跑马不久,但保持着每赛必PR的记录,并且进步幅度惊人。此次冬训,春华的训练量和强度令广大男同胞都汗颜。今天我们就来听听她的跑步故事,并祝福她首波马取得好成绩!

跑步,并不陌生

在2014年前, 我压根就没想过跑马拉松。 但是与跑步却并不陌生。

与跑步结缘始于中学。那时候学校每年开运动会, 最累最苦的800米总是没人报。 没办法,谁让咱是班长呢,于是就成了我的年度保留项目。引用中学同学的话,“那时运动会刘春华跑完短跑又八百,给咱们一班挣工分”。那会儿不锻炼,直接比赛,每次比完嘴里都是血腥味,然后横七歪八地被人搀下去。

上了大学,居然增加了一个更折磨人的项目 -- 400米栏。没办法,硬着头皮上,结果从本科跑到硕士,几乎每年都要牺牲一回,不过也得到了不少荣誉,包括连续三年清华大学的乙组冠军,也是乙组4x400m冠军队的队员(但是最弱的那一棒)。认识LD也是因为准备校运会, 他那时负责系里的中长跑队, 但跑着跑着就发现只有一个队员还傻傻地跟着,于是就对我特别“关注”。 虽然校运会比赛前会训练,但因为拼得狠,赛后嘴里的血腥味依然还在。

大学环境系4 x 400 米乙组冠军接力队

2 被忽悠上了“跑马”的贼船

参加马拉松比赛的时候,我经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这样痛苦的经历之中?” 

为什么?

不少人跑马拉松都有一些励志的故事, 我跑马拉松纯粹是被忽悠的结果。

中学和大学也就比赛时或测验跑跑, 平时其实锻炼并不是很多。 来美国后, 边读博士边生孩子,除了怀孕期间坚持游泳,几乎与锻炼绝缘了。2014年有清华校友千里迢迢来波士顿参加马拉松比赛, 我参加了聚会。聚会上第一次认识跑马拉松的, 身材都比一般人好。那时候自己正好有中年发福的迹象, 原本怎么吃都吃不胖的身体, 突然有一天侧躺在床上的时候发现肚子怎么有要耷拉到床上的趋势。 心血来潮出去跑了一圈。 这一跑才发现自己长久不运动, 身体太弱了, 跑不了几步就面红耳赤大喘气了。 于是下决心开始锻炼。 

当时马拉松在国内已经开始风起云涌, 美中两边飞的松松(当时的波士顿清华校友会候任会长)想在波士顿推广长跑, 组建了一个波士顿清华校友的跑步群。我那会儿就是慢跑,每天跑个2~3 迈,不敢贸然加入跑群。后来几个朋友时不时地晒一晒长距离,我受了刺激。 有一次送儿子活动闲着没事,心血来潮就跑了7迈。清楚地记得那是个夏天的下午,在人来人往的Coolidge Corner,不时可以看见跑者在人群中穿梭。这个7迈改变了我跑马拉松的轨迹。为了炫耀成果,我进了清华跑群,结果立马因着这七迈的功劳被鼓捣跑了10月Baystate 的半马。没有好好准备,赛前也从未跑过半马的距离,所以那次跑得很累。跑完立刻发狠话说再也不跑比赛了。

结果几小时之内这个想法就灰飞云灭了。因为赛后聚餐时蔓姐许了我一个一年内BQ(波马达标)的前程。当时放眼望去周遭BQ的人很少。BQ的光环太有吸引力了。 本来不太愿意跑长距离的我心里开始动摇。Baystate半马后, 我遵蔓姐等大拿们的建议从2014年底的冬天开始练有氧甜美跑,基本隔天跑一次,周末慢慢上距离。不跑步时就去游泳,每次一小时2000 yard 左右。半年多的有氧训练,心肺功能明显得到了改善,于是又在2015年五月份参加了两个比赛,包括月初200英里的Ragnar接力和月底的Run To Remember 半马。半马很轻松地跑出了1:45,让我觉得全马有希望了,就报了2015 年Baystate的全马。

Ragnar接力和队友一起冲刺

就这样,又经过一个夏训,我以3小时39分50秒的时间完成了第一次全程马拉松比赛, 成了一个真正的马拉松跑者。 同时也获得了今年(2017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资格,而且比达标时间快了超过15分钟。

人生首马, 最后3迈儿子陪跑

3 有点“强迫症”的训练

经常会有朋友问, 平时跑这么多累不累啊! 我回答最多的是, “要想比赛不累,平时就得受累”. 确实如此, 好象是Meb说的,”Marathon is all about covering the road”, 如果没有足够的训练就去跑比赛是会很痛苦的.  

我跑第一个半马的时候没有跟计划, 自己随意跑. 当时LD非常严格地跟一个半马训练计划, 我当时还非常怀疑计划的作用. 跑第二个半马还是没有跟计划, 简单地甜美跑外加游泳. 但是半年多的有氧训练提高了成绩, 也明显改善了心肺功能, 给后面跟阿妹计划打下了基础. 
2015年6月份雷队免费派送18周的阿妹55,向来喜欢闲云野鹤的我表示可以跟一跟,但决不被阿妹左右。结果“强迫症”犯了,阿妹18周跟下来没有拉下一迈,质量也基本有保证(当然顺序安排没有照搬)。只有一次,刚从欧洲回来,好像把一个17迈的Long run 跑成了recovery run。半途而废的好象也只一次,是在欧洲度假,实在太热,回来后补的。每周基本四、五天跟阿妹,剩下一天瑜伽,一天国标课,偶尔游泳,十八周,总共800迈的训练量,这就是我首马的准备工作。为了保证训练的质量,在遇到阿妹中有速度要求的科目时,我都在跑步机上完成,其它的尽量路跑,但整个夏天还是机跑居多。中间去欧洲度假,阿妹停了一周(正好前一段小腿内侧痛了一段时间都不见好, 等度假回来就全恢复了)。还有就是我经常训练过程中间休息,尤其是乳酸跑对我来说最难,经常跑成间歇跑,long run 停下来也是经常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首次跟阿妹也还是有误区。比如阿妹的100米跑,我还以为是练冲刺的,太拼命有一次伤了背还不知道为什么。

2016年一月份跟着清华跑群参加了寒冬勇士挑战。那个月每天在室外跑, 一天跑两次,一个月跑了超过350迈 (都是有氧跑),最后排名是女子组第三。那次寒冬勇士挑战应该对有氧能力又是一个提升,而且对以后跟阿妹70增加了信心,打下了基础。为了检验寒冬勇士挑战的成果,在蔓姐的忽悠下我又跑了第三个半马,即五月的Providence 半马,惊喜地发现半马成绩提高了将近9分钟。

准备10月的芝加哥马拉松,很自然地还是跟阿妹,不过加了点量,跟阿妹70的计划。由于跑量的增加,我不得不放弃了其它的一些活动,比如跳了好几年的民族舞,游泳和瑜伽也不得不放弃了。但是这段时间在学姐红梅的影响下开始注重跑后拉伸。还有一个改变是开始尝试间歇着站着办公,加强跑步肌肉。这段时间跟阿妹基本上还是保量不保质。不过乳酸跑和long run停歇的次数少了,long run的质量也提高了。中间回国将近两周, 回来很顺利地接上了计划。最终2016年10月9日的芝加哥马拉松以3小时17分完赛,把自己的成绩提高了22分钟,名列中国女子第二,不仅获得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的参赛资格,还同时获得了柏林,纽约,和芝加哥的比赛资格。

今年四月的波士顿马拉松将是我第一次跑波马,所以思想上比较重视,也早早地就开始跟计划。这次跟的阿妹85,目前一切顺利,最大的进步是乳酸跑终于可以一次性不停歇地跑下来了,尽管还是只能在跑步机上完成。

Providence 半马, 1:36:59

4 设定多目标,减小比赛压力

我觉得我比较幸运的是,每次比赛没有特别的压力(比如BQ, 比如破三),所以基本上就是自己跟着感觉跑。训练的时候也是完全按照自己当时的状态训练。比如在训练芝加哥马拉松的时候,配速按刚跑完的Providence半马定的是7:50/mile,最后比赛的时候配速达到了7:30/mile。

每次比赛,我都给自己选择了多个目标。比如我的首马, 第一个目标,是顺利跑完,全程不受伤。第二个目标,是可以BQ,第三个目标,就是付出自己的最大努力,达到最好的成绩。我的第二个马拉松第一个目标,是创个人最佳(PR),第二个目标是根据当时的训练状况而设定的325,第三个目标,是自己当时状态下的最好成绩。这一次波马,我也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希望成为牛顿(我居住的小镇)跑得最快的女性。第二个目标,是继续创个人最佳(PR)。第三个目标是在自己当时的状态下跑出最好成绩。尽管赛前有目标,我比赛时很少看表,基本根据身体的状况调整配速。因此,通常情况下会出现因前半程跑得太随性而出现后半程降速的情况。

芝加哥马拉松, 3:17:12

5 跑马,也可以不孤独

马拉松是一个个人项目,但是马拉松又是一个集体项目。从开始在清华跑群被忽悠上贼船,到2015年初加入犇,参加了很多犇组织的活动,以及后来创建“牛人慢慢跑”, 我在集体中汲取知识,享受关心,接受福利,被感动,被激发,被引导。漫漫长跑路,因为有集体而不孤独。

“牛人慢慢跑”(简称“牛慢慢”)原本是在2016年4月1日建的一个微信群。最初的宗旨是推动牛顿和周边地区跑步的普及。结果发现自己才是最大的收益者。2016年夏天几乎每个周六和周日都组织群跑。期间硬着头皮跟一拨实力雄厚的大老爷们(Jim Tai,Xianbao,笑笑,小刚,Jian,作)跑long run。结果完成了很多质量不错的long run,这对于我16年芝马成绩的大幅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6 关注波马,关注#9960

以下表格总结了我目前跑过的半马和全马。 我跑的比赛不多, 但每次都会好好准备。希望这次的波马也能发挥出正常水平,作为我这次冬训的犒赏。

加油!

其实马拉松并不如常人想象的不可及,关键是要有决心和科学的训练。我很幸运,见证了马拉松在波士顿华人中的普及。我刚开始跑马拉松的时候,BQ的波士顿华人还不是很多,这也是我被忽悠跑第一个全马的原因之一。 但是现在在我跑了两三年后,看着BQ的人风起云涌,未来我想会有更多的华人站在波马起跑线。